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1338|回复: 4

满族人在中国拯救满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4 20: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满族人在中国拯救满语来自纽约时报 原文地址:https://www.nytimes.com/2007/03/ ... manchu.4935046.html
作者:SANJIAZI

(Meng Shujing)孟淑静盘腿坐在农舍里的炕上,她抬起下巴,唱着满语的摇篮曲,轻柔而清晰。
唱了几句以后,这位82岁的寡妇停了下来,眼睛闪闪发光。
她说:“宝贝,请迅速入睡。” “一旦睡着了,妈妈就可以上班。我需要生火做饭喂猪。”
在拥有5个孩子,14个孙子和5个曾孙之后,有着足够的经验。她说:“如果你这样唱歌,一个婴儿马上就会昏昏欲睡。”
她还知道,大多数专家认为,很快就没有孩子会唱这些美妙的声音了。
她是这个东北偏僻村庄的18位居民之一,他们的年龄都在80岁以上,据中国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说,他们是满族的最后一位以满语为母语的人。
他们是十七世纪征服中国的半游牧部落的后裔,与这个民族的语言最后的联系。这种语言在两个半多世纪以来一直是清朝的官方语言,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室,也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帝国之一。
专家说,随着这些村民的逝世,满语也将死去。剩下的将是数以百万计的中外档案馆中的文件和文件,以及中国古迹和重要建筑物的铭文,只有少数专家可以读懂。
“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出生于三家子的满族人赵金春说。他在该村小学任教超过二十年,后来成为齐齐哈尔市的政府官员。“这只是时间问题。满语将面临与中国其他少数族裔语言相同的命运,并被中国语言和文化所淹没。”
(虽然大多数专家都认为满语注定要消失,但是与希伯语密切相关的一种语言可能会存活更长的时间。希伯语由大约30,000个与满族结盟的族裔后裔使用,他们在18世纪被派往新征服的新疆西部地区。)
一些专家预测,到本世纪末,这将导致全球6800种语言损失一半。但是,这些受威胁的语言中很少有一种能像满语一样迅速崛起,然后再下降。
在1644年建立王朝的几十年中,清朝统治者将当时的所有中国领土都置于控制之下。然后,他们开始了扩张运动,其帝国的规模大约扩大了一倍,包括新疆,西藏,蒙古和台湾。然而,1911年朝代的灭亡意味着满语地位的变化,满族人相对于汉族人口很少,根据统计,如今,汉族占该国13亿人口的93%。
满族已融入中国。现在约有1000万中国公民自称为满族。大多数人生活在现在的东北省份辽宁,吉林和黑龙江,并在北京和其他北部城市也有大量人口。
几代人以来,绝大多数人都说汉语为第一语言。满族只能在像三家子这样的偏僻小地方生存,直到几十年前,在那里几乎所有居民都是满族。赵说,大多数人是三个主要家庭的后裔,这个三个主要家庭是在1683年应清朝康熙皇帝的命令在这里建立的军事要塞,以阻止俄国的领土野心。
当地居民说,传统的满族风格的木头和阿多贝农舍已被中国风格的砖房所取代。现在,这个村庄看上去就像该地区的任何其他定居点一样,一阵刺鼻的风将雪刮过,穿过房屋之间的裸露地面和成堆的干玉米秸秆,高高地堆满了整个冬天的牛和猪。
赵说,传统的萨满教仪式,以及民族服饰和风俗习惯,也被大部分遗弃,尽管一些婚礼和丧葬仪式保留了满族礼仪的内容。但是,村民们仍然有一些满族的规定,使他们与中国东北的其他地区区别开来。
赵说:“我们不吃狗肉。” “而且我们永远不会戴用狗皮毛制成的帽子。” 这项禁令具有传统意义,是对挽救了满洲国始祖努尔哈赤(Nurhachi)的生命的那只狗表示敬意,努尔哈赤曾在1559至1626年间生活。
即使是现在,三家子市1,054名居民中约有四分之三是满族,但由于道路和现代通讯使他们越来越多地暴露于外界,近几十年来中国人的使用已急剧增加。现在,只有“孟”的村民才喜欢讲满族。
“我们仍在说,我们仍在使用它,”Mengge是一个开朗的女人,一头浓密的白发。“如果对方不会说满语,那么我会说中文。”
但是孟对来访的语言学家的发现提出异议,认为剩下的18个村民仍然可以说流利的语言。按照她的标准,在满族,她只有五六个邻居能做到完美的单词。
另一方面,现年53岁的赵先生估计,该村大约有50个人掌握了这种语言。
他说:“我们这一代人仍然可以在满族进行交流。”尽管他承认大多数村民几乎都是在家里讲中文。
Meng支持为保持语言活力而做出的努力。她30岁的孙子史俊光(Shi Junguang)努力学习改善满族的生活,并在乡村学校教给76名7至12岁的学生讲和写作的知识。
当地民族事务办公室的官员说,这是中国唯一的一所满族小学。学校的工作人员和村子里的其他居民说,这些东西是由施与其他老师分享的,只占课堂时间的一小部分,但在学生中很受欢迎。
“由于他们是满族,所以他们对这些课程很感兴趣。”史说。
他还在与5岁的儿子史耀斌讲授基本对话,并鼓励他与曾祖母讲话。他说:“如果我们失去语言,对我们将是巨大的打击。”
但是大多数专家说,只有很少的人讲这句话,保护满族的努力是徒劳的。
满族人,省会哈尔滨黑龙江大学满族语言和历史专家赵阿平说:“现在所说的满族语言已经成为活化石。” “尽管我们在保护语言和文化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但这是非常困难的。环境不正确。”
尽管学者们一致认为,满族在三家子镇消失,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孟仍然对此抱有希望。
她说:“我没有很多时间。” “我甚至不知道明天是否可以。但是我会花时间教我的孙子们。
“这是我们的语言,我们如何让它消亡?我们是满族人。”


发表于 2020-10-26 08: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多年前的旧闻了 里面有的老人已经过世了 有些状况已经改变了 不胜唏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6 20: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Namutu 发表于 2020-10-26 08:59
十多年前的旧闻了 里面有的老人已经过世了 有些状况已经改变了 不胜唏嘘

确实有点难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28 09: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Namutu 发表于 2020-10-26 08:59
十多年前的旧闻了 里面有的老人已经过世了 有些状况已经改变了 不胜唏嘘

Age sini gvninde, tei manju gisun i arbun tere forgon i arbunci sain nio?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07: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排除族群认同因素,锡伯语和满语是同一种语言,正如马来语就是印尼语、乌尔都语就是印地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20-11-28 16:21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