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1291|回复: 1

跋涉在寻根问祖的路上——沈阳仲官屯满族沈姓探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5 17: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沈毅
      我的老家在沈阳城东北仲官屯,距城中心二十公里,与蒲河、辉山都很近。不知这个地方有什么地理上的特殊条件,它的隶属关系经常变化。曾经隶属过蒲河区、东陵区、新城子区、大东区、辉山畜牧农场,现在是农业新技术开发区。在那一带提起仲官屯沈家还无人不晓,但《沈阳市满族志》上还没有它。过去我在城里长大很少回乡下老家,对家乡的环境很不熟悉。我们家是满族我还是知道的,而且见过西屋墙上供奉的祖先板。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年祖父到城里小住。祖父生于光绪初年,粗通文化,还懂些歧黄之术。有一次我见他在读满族白话小说《儿女英雄传》,我和他从小说谈到我们的满族家族。他讲的内容主要是这么几件事:我们家族是“从龙过来的”、本姓“南”。南在满族八大姓中,即:“佟、关、马、索、齐、富、南、郎”。隶属“镶白旗”。他还说在他小的时候如有长辈问及自己姓氏时,要垂手侍立回答:“余南氏浑江之人也”。我还问过为什么现在姓“沈”了?他回答是“随名姓”。我从祖父那里得到的有关家族的资料就是这些,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在寻根问祖之路上艰难的跋涉。

      我开始学习研究满族史起步实在是太晚了,我说的这个“晚”,不是时间早晚的概念,而是说年龄已近古稀,属于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浩瀚的满族史料和三百来年的清史我是无法涉猎的。所以给我自己锁定的范围是清代前史。可以用一本书名来概括就是《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而最终的目标就是基本搞清自己的家族史写出一篇《沈阳仲官屯沈姓满族源流考》留给后人做个纪念。
                        

      我开始学习满族史的第一个目标是要弄清我们家的老姓是什么。当时我什么资料都没有,满族姓氏只知道爱新觉罗、叶赫那拉。虽然不知道其他姓氏,但满族姓氏都应当是多音节的应当没有问题。所以对祖父说的“本姓南”产生怀疑,因为“南”是单音节字,当时我还不知道“南”仍然是汉姓。接着我又开始研究他的另一句话“余南氏浑江之人也”。他对我说的话都是口传,当时我记的是“于南氏混江之人也”,就主观臆断的认为老姓是“于南氏”,“南”不过是个简称。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互联网,更不知道互联网上还有什么满族网站,因为当时我就不会用电脑,而且以年龄大了为借口,根本不想接触电脑。现在学习满史的年轻人多好,提出一个汉姓有的再加上个旗籍就请网站的版主们给找到老姓,实际不会那么方便吧!

      我学习研究满族史真正得到启蒙是在1998年春节前我到呼和浩特市老弟家探亲,他给我从同事那里借到一本内蒙古大学佟靖仁教授的《呼和浩特市的满族》。说来也巧这位同事是佟教授的亲家,经他介绍我们之间进行一次长谈。他首先给解释了“于南氏”,在满族姓氏中没有这个姓,是误解。祖父说的应当是“余南氏”,就是“我姓南”。并解答了不少问题,与专家的一席谈话得到很大启发,真像一名小学生聆听一位大学教授的讲课。最后他看我满族知识实在贫乏的可怜,送我一套他的著作还有些金启孮教授的书,这些就成了我学习满学的启蒙读物了。从此我开始收集满学资料。在呼市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都是钻在大小书店里淘书,收获不小。回来时认真的读过这些书增长不少知识,更重要的是从中学到研究满学的方法。

      20世纪末发生意外事故摔断了腿,漫长的治疗、手术、休养、锻炼、恢复花了三年多时间。由于腿脚仍不方便,户外活动时间少了,大部分时间在室内,我想继续我的研究只有在互联网上收集资料,这样首先就得学会使用电脑。过去总认为电脑是属于年轻人的,有些孩子用电脑好像是不学自通的。实践证明老年人是输在记忆力衰退、大脑反应迟钝的老年病上。我终于能上网了,虽然孩子们笑我打字是“一指禅”的功夫,我却认为速度慢正是留给我思考的时间。当时在满族网络上我最喜欢的是“满网”,也是寻根问祖的栏目中设有一个“那木都鲁氏”版块,那木都鲁氏的朋友,沈姓的朋友在一起交换意见,就像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与亲友们聊天,感觉好极了。在满族故乡网里的几个月又逐渐恢复了那种感觉,亲近、祥和、友善,这就是民族的亲和力吧?
                       


      满族人使用汉姓已有很长时间了。满族的前身女真人即已开始使用汉姓。多音节的满姓改单音节的汉姓,最常用的办法(当然还有其他办法)是用多音节的第一个音节的发音或谐音选用汉姓。但是满族多音节姓氏第一个音节相同的也不少。

      例如[那]:有那拉氏、那木都鲁氏、那克塔氏、那木图氏、纳塔氏、那哈塔氏等。那么单独提出汉姓“那”应当是指那一家呢?不能都姓“那”吧?如果都姓“那”,岂不成了满姓大合并了。我没有研究过其他“那”字头的老姓,可能用其他办法选择了汉姓而回避了“那”。唯独那拉氏与那木都鲁氏始终纠缠不清。差不多在所有的资料中都是:那拉氏(汉姓那、南),那木都鲁氏(汉姓南、那),反过来,“南”(那拉氏、那木都鲁氏),“那”(那拉氏、那木都鲁氏)。好像那拉氏就是那木都鲁氏,那木都鲁氏就是那拉氏,其实那拉氏原属海西女真,那木都鲁氏原属东海女真,两个家族相距甚远。“南”的老姓究竟是那拉氏还是那木都鲁氏还是不清楚。
      再看祖父说的“满族八大姓”的第七姓。有些文章是:那(南)(那拉氏),有些是:那(那拉氏)而排除了“南”。如何认识与研究“满族八大姓”问题,我写过一篇《研究历史忌钻牛角尖——也谈满族八大姓》发表在满族故乡网上,就不在这里赘述。这篇文章基本可以确定“南”即是那木都鲁氏的汉姓。

      再就是祖父说的“浑江之人也”。浑江又名佟佳江、婆猪江原属建州左卫,后为建州女真领地。那木都鲁氏归降努尔哈赤以后,举族南迁进入建州女真境内定居,浑江流域成为那木都鲁氏第二故乡。祖父说的“随龙过来的”正是从这里跟随努尔哈赤攻入辽沈的。到此我们沈氏家族的老姓(哈拉)是那木都鲁氏可以确定了。
                        


      在解决了姓氏(哈拉)以后,下一个是“旗籍”问题。祖父说是“镶白旗”,根据《满族大辞典》[蒲河城]条:“明曾设蒲河中左卫千户所,天命六年后金抚降该城……清入关后,隶盛京副都统镶白旗屯界。”仲官屯距蒲河五华里应为蒲河辖区属镶白旗屯界中,家族属镶白旗应当是正确的。但是在《清史稿》那木都鲁氏先祖《康果礼传》中记载是:“康果礼与弟喀克笃哩编入正白旗并领其随众二牛录(佐领)。”按八旗制度规定,旗籍既定除有“抬旗”等特殊情况外不能改变旗籍。实际情况如何恐怕也不尽然。我曾翻阅《盛京通志》见改变旗籍的人也不少,也不单是“下五旗”改隶“上三旗”,也有“上三旗”改隶“下五旗”的。在清前史上记载有两次大易帜,更让人费解。第一次是皇太极即位,将自己统领的两白旗易帜为两黄旗,而将努尔哈赤留给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幼子继承的两黄旗易为两白旗。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手史料,但是我觉得这种做法既无意义也不合情理。皇太极继承了皇位,如果认为黄旗能代表皇帝的至尊,他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领两黄旗,也可以理当气壮从两白旗调入些亲信甚至几个牛录充实两黄旗充当他的近卫军。皇太极也是个宏图远略的政治家,那时虽然还没有“上三旗”与“下五旗”之分,但黄旗必定有他的优越感,这种做法难道不怕伤了两黄旗的感情而引起骚乱吗?此其一。另一方面, 做为皇太极政权中列居八大臣、十六大臣的重要大员康果礼、喀克笃哩就从来没有隶属正黄旗的记录。不论是早期编辑出版的《八旗通志》《盛京通志》《皇朝通志》《八旗满洲氏族通谱》还是近代编辑出版的《清史稿》《满族大辞典》等都是记载隶属正白旗。这该如何解释呢?所以我也只好信其无。而第二次易帜可信成分就多了。皇太极驾崩时,阿济格、多尔衮共领镶白旗(各十五牛录),多铎独领正白旗(三十牛录)。后阿济格获罪,多尔衮任摄政王,将原阿济格的镶白旗十五牛录,交换多铎正白旗十五牛录,并将多铎的正白旗易帜为镶白旗。多尔衮则将自己的镶白旗易帜为正白旗。进而再拿掉属“上三旗”的正蓝旗,而将正白旗纳入“上三旗”达到了他的目的。而我们家族所属的牛录,应当就是多铎换剩下原正白旗十五牛录之一成为镶白旗了。
                        

      我们老家地名叫仲官屯,长时间不知它的含义是什么?小时候也常听到老年人讲这一带有些地名的故事。如说是从前有位像包拯似得刚正不阿的官员,巡视地方时发现在这里做地方官的儿子犯罪。一怒之下杀了头并埋在这里,这个地方原叫埋头沟后来改称满堂沟。埋完儿子走到一座山下想到自己有些过激儿子也许罪不当诛有些后悔。所以这个山就叫悔山,后来人改为辉山。还说我们东面那个棋盘山以前有两位仙人夜静时来下棋,天明离去。而且布局每天都有变化,但棋子凡人无法移动。幼时我曾臆想我们这个“仲官”屯也可能演绎出一个什么离奇的故事来。
      
      “官屯”满语叫“拖克索”是农场的意思,是入关前当时后金政权国家的经济组织。供应国家需要的各种农产品、手工业产品日常生话用品等分工很细,相当于现在各种“专业户”,象粮食、盐、棉花、饲草、山货、鱼类、蛋类、家禽、家畜,甚至麻绳、扫帚、葫芦瓢等应有尽有。“官屯”由内务府主管,由内务府指定屯头领导生产。屯头,选拔懂生产技术会管理的汉人担当,由他们的姓氏登记在案。比如“仲官屯”就是由姓“仲”的汉人管理的“官屯”每个屯头必须组织完成内务府下达的上缴供品,赏罚分明。每个“官屯”分给土地一百晌(每晌六亩)及耕牛、犁俱等生产资料,十余名壮丁(大部是汉人)参加劳动。在后金时期究竟有少“官屯”,我无档案可查,据民国初年编篡的《奉天通志》载,当时在沈阳仍以“官屯”为地名的还有二十四个。在沈阳大有名气的“文官屯”已宣布取消建制,我们的“仲官屯”也要消失了。现在研究入关后遍及全国的皇庄、王庄、官庄的文章不少,但我很少见研究后金“官屯”和“官屯经济”的文章。我们的满学专家能倚据盛京档案对“官屯经济”加以研究,同时可以给许多沈阳、辽宁满族同胞的家族史得到澄清,岂非善举?
                        


      沈家林子虽早已不属沈家所有(收归国有),但研究沈家的家族史它可是唯一的最难得的“物证”。

      满族入关前沈阳(盛京)的东北方是两白旗辖地,仲官屯在辖区内。清初官员、旗丁分给壮丁地、园地。一名壮丁地五垧,每垧六亩即三十亩。东北过去流传一句歌谣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恐怕是源于此吧!

      按当时规定,都统、尚书可领园地三十垧(一百八十亩),壮丁地若干;副都统、侍郎可领园地十垧(六十亩),壮丁地若干;一等侍卫、一等护卫、参领可领园地七垧(四十二亩),壮丁地十名。园地,一般指墓园、茔地、祭田,作为安葬和祭祀先祖的用地。满族人自清初起已经很深地濡染汉族人的孝道观。尊祖先、重丧葬成为全社会的一种时尚。厚葬必先立坟茔,尊祖需设祭田,“建碑以表先茔,常存报本之意”。茔地与祭田另一个重要作用可以提供生存保障。按清制,“因罪籍没之家坟园、祭田不入官”。乾隆元年定“凡亏空入官房地产内如有坟地,坟园内房屋,看坟人口,祭祀田产俱还给本人,免其入官变价”。这正是世家大族苦心经营坟园、祭田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时在两白旗庶姓(不是宗室)官员中,唯那木都鲁氏户部尚书、都统康果礼、喀克笃哩有资格占有这约三十垧的沈家林子作为陵园,还有二十个壮丁地的仲官屯。
                        

      可以肯定沈家林子就是那木都鲁氏家族两白旗在辽东的老陵园。其中埋葬有两白旗的开山鼻祖曾任户部尚书、都统、和硕额驸的康果礼(卒于天聪五年)及其弟都统喀克都哩(卒于天聪八年)以及康果礼之妻穆尔哈齐之女和硕公主(卒年无考)。
      顺治元年(1644年)清政府决定迁都北京。九月间,顺治皇帝福临从沈阳到了北京,除了留下为数不多的官兵镇守辽东地区及少数守陵人员外,绝大部分八旗军民都奉命携家带口移居北京地区。有人描叙当时情景是:“自关内至广宁十余日程,男女扶幼,车毂相击。”辽河以东“荒地废堡,败瓦颓垣,沃野千里,有土无人。”辽河以西则“黄沙满目,一望荒凉。”在这种情况下,沈阳仲官屯沈氏家族这一支后裔,为何不迁往北京而留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为那木都鲁氏家族祖坟陵园(沈家林子)守墓。我们这支家族的祖先是博和诺、释雅图兄弟。根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那木都鲁姓氏下记载:“镶白旗人博和诺长白山地方人,由正白旗改隶系国初来归,无事绩可立传。”这也正符合其守陵人的身份。
                        


      下面就要认真研究包括推断现在使用的汉姓“沈”的来源。过去曾问过祖父“沈”姓的来源,他说是“随名姓”。我问随谁的名?没回答我,我想他应该知道可能一时想不起来,他是族长,(长门长孙)那时还有家谱,他不会不知道的。后悔当时我没认真追问才有今天的麻烦。我读过一些资料,清末民初满族人出于无奈而改汉姓。一方面为了应付官方,一方面也为了隐蔽自己的身份免受迫害。那个时候不仅满姓改了汉姓,就连满族人使用较早的汉姓也成了满族的标志也要改(当然也有不改的)我看到一个例子。沈阳有位满族宗室名肇凤来,他的后辈就改姓“凤”。我家这个“南”姓改为“沈”也应该是这个原因。但是并不能说都改成了“沈”只能说是我们这一支系,可以称为“穆昆”吧!从网上看到现在各地那木都鲁氏的汉姓穆昆有白、傅、凌、叶、那等。《奉天通志》上讲“兴京南氏即今那氏”。

      现在的问题是祖父说的“随名姓”是随谁的名要认真研究。首先排除祖父,因为当时他还年轻。曾祖父汉名广庆,满名扎尔罕(生年不详,卒于民国十五年前后),他虽是长兄也不能让兄弟的后裔随他的名改姓。再说他的名字中也没有沈字的谐音因此也排除了他。最可能是他们的父亲、我们的高祖。传说高祖名“沈重”,他大概生话在嘉道年间,已普遍使用汉名,也用满名。“沈重”不可能是汉名姓沈名重,因为清代时取汉名不准用单字,这样会与满名混淆。而“沈重”应当是高祖满名的谐音,第一个字应为深、审、申、孙等沈字的谐音曾祖兄弟们即协议以他满名的第一字的发音选用“沈”姓而流传,而后人让他老人家也姓了“沈”。

       根据长辈们口头传说的支言片语及对家乡的实地考查,广泛的收集资料进行研究,对我们家族的老姓(哈拉)、隶属旗籍、住地官屯、陵园守墓、汉姓溯源等五个方面初步有了结果。我的《沈阳仲官屯沈姓满族源流考》已三易其稿仍在修改补充,如果想再进一步做细就得查阅档案资料了。恐怕还得创造条件。所以还得继续在寻根问祖的路上跋涉。

      来源:《北方民族》2016年第2期,满学工坊整理。


发表于 2020-5-24 16: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百度收索到您,我也是沈姓后人,寻根问祖。多交流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20-7-13 02:29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