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2342|回复: 4

[清代] 郑德:满族人眼中的“白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3 13: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都知道,东北地区有一个尚“白”的民族——蒙古族,他们吃白色的奶食,穿白色的衣服。可是,大家是否知道,除蒙古族外,东北地区还有一个喜欢白色的民族?那就是——满族。

东北名头最响亮的长白山和黑龙江在辽阔的黑土地上纵横驰骋.jpg
一、在满族人的生产生活中包含着很多“白色”元素。
满族人以长白山为发祥地。长白山因为“积雪四时不消”,所以有“白头之名”
满族人在林海雪原中打猎,所穿猎服为白色。白色具有保护色的作用。
满族人的猎鹰海东青,以纯白的“玉爪”为上品。
满族人猎取的貂皮以毛长三寸的“千金白”为稀珍。
在林海中狩猎,满族人以发现“白色的鸟屎”为吉祥的预兆,称为“雀书”。
满族人祭祀祖先神灵时,一定要吃“水团子”,是一种白色的糯米打糕。
满族人喜欢采食白芍药。《松漠纪闻》记载:“女真多白芍药花,皆野生,绝无红色。好事之家,采其芽为菜,以面煎之。凡待宾客斋素则用,其味脆美,可以久留。”[1]
满族人的生产工具以白色金属为尊。《金史·太祖本纪》记载:“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2]
锡霍特山.jpg
二、白色,对于满族人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
其一,满族人认为,白色是天穹的本色、日月的本色和星光、火光的本色,是最纯真、无私的色彩。

在满族萨满背灯祭神谕中,有一位宇宙布星女神卧拉多妈妈(ferguwecuke mama,传说是创世的宇宙三姐妹之一)。她穿的是白色鸟羽毛的皮袍,背的是装满星星的皮袋。这个神话反映了满族先人眼中的天空宇宙色彩。他们认为日、月、星光以及整个天穹都是白色的。白色是自然的色彩,是纯正之色。所以,为了表示对天穹日月星的崇敬,为了获得力量,满族萨满在背灯祭祭祀时一定要穿白衣白裙,祈请卧拉多妈妈神相助,赐予白色翅膀,派出天上星辰导引。
另外,满族人有一句谚语:“indahūn ujici,nimanggi latumbi;niyalma ujici,senggi latumbi.”直译为“养狗粘雪,养人粘血”;意译为“养狗有恩,养人无恩”。[3]这里的“雪”与“有恩”相联系,而雪是白色的。也就是说,白色代表着恩情,而恩情必定是纯正、真诚、无私的。
满族人的这种观念体现在祭祀中,就是向神灵“亮白”。把褪完毛的供猪摆在神龛前,剖开腹腔,取出腹壁上的白色油脂膜。然后把供猪翻转过来,背部朝上,头朝神龛。把刚取出的油脂膜,完整均匀的展开,覆盖在猪背上。这就是所谓“亮白”。“亮白”的意思是:已经把供猪收拾好了,把它完整无缺的敬献给祖宗。
《永吉县志》卷二十四记载:“在旧神案前叩献牲礼,执刀启发,取其血膋,俗曰“献白”(即牲脾膏横于脊上)。以明吿纯吿杀,以升臭也。”献白即亮白,目的是“告纯告杀”。这里的“白”就是指虔诚和感恩。

其二,白色象征着养育。

满族萨满信仰中保存着很多女性崇拜元素,如,布星神卧拉多妈妈、天神阿布卡赫赫、乌布西奔妈妈等等都是女性神或女萨满。
女神卧拉多妈妈穿白色皮袍,背装星星的皮袋,实际是女性生殖的暗喻。“白色”和“皮袋”作为象征性符号,分别指的是乳汁和子宫。可见,满族人之所以“尚白”,实际与生殖与养育有关联。
这种关联性也体现在满族人的饮食习惯中。举办萨满祭祀时,满族人家要制作白色的“水团子”。水团子由糯米制成。糯米需要由男性执木槌槌打成一整块面团,然后交给家族中妇女。妇女把面团揉好,再分别团成小丸,下到开水里煮熟,捞出分给众人食用。[4]作为象征符号,这里的“白色”先由男性“生产”,再由女性“养育”,直至成熟。对于男性而言,白色关联着精液;对于女性而言,白色关联着乳汁。
可以看出,白色之于男女两性其意义是不同的——男性负责最初的生产,女性负责其后的养育。这与传统的萨满信仰相一致。
母系社会的萨满教中,萨满一职由女性担任,而女性负有重要养育职责(包括教育、治疗和保护等内容)。在父系社会中,萨满逐渐由男性任职。男性取代了女性的养育职责,“白色”代表养育的观念沉入男性的潜意识之中。所以,虽然“萨满跳神”由男性表演,但仍然被称为“跳姑娘”。
三、满族人的这种白色象征观念影响了一个独特的族群——汉军旗人。
汉军旗人,是加入满籍的汉人。受满人影响,汉军旗人接受了“白色是养育,是纯真的象征意义”。但是,汉军旗人仍然保持着“白色与死亡相关”的观念。
汉人有“忌白”的观念。白色象征“死亡、凶恶”。汉人认为白色与丧事、邪恶、低贱相联系,如人死之后家属要穿白色孝服,设白色灵堂。这种“白色/死亡”观念深深植根在汉军旗人的精神世界里,并没有随着他们加入满藉接受满文化而被剔除,相反,这种观念被保留下来并与满族人的“尚白”观念融合在一起。
其逻辑是这样的:满族人把“白色”与神灵联系在一起,代表纯正、力量、真诚和养育等等;汉军旗人则把满族人的“神灵”转换成祖先亡魂,而“祖先亡魂”是死亡的另一种表达形式。这样,满族人的白色象征在汉军旗人这里多了一个“死亡”的内涵。
按维克多·特纳的象征符号理论,一个象征性符号“是迥然不同的各个所指的统一体。这些迥然不同的各个所指因其共具的类似品质或事实上或理念中的联系而相互连接。”[5]矛盾的两种象征是可以由同一个符号来表达的。
我们可以发现,白色,象征着多样且矛盾的事物,是一个不能完全等同于满或汉文化的新的统一体。
参考文献:
[1]杨英杰.清代满族风俗史[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278.
[2](元)脱脱.金史[M],卷一零七.
[3]肖可,颜色词“白色”的民族文化内涵义[J],满语研究,1995(1).
[4]吉林九台市小韩屯满族石姓萨满祭祀中的一个仪式.
[5][英]维克多·特纳,象征之林——恩登布人仪式散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27.

发表于 2019-10-24 22: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8 22: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1 13:07:20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1 13:09:25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11-19 09:05 , Processed in 0.34375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