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847|回复: 5

[近现代] 段子说 :除了“复辟”,张勋还做过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 12: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到张勋

有两个标签尽人皆知

一个是【辫子】

一个是【复辟】

而历史书也基本给他定性为

“迂腐”“倒退”“失败”“罪人”之类的贬义词

然而真实的张勋并没有书上说的这么不堪

他不仅自力更生白手起家

而且被人称赞为“忠勇之士”

虽然他官场失意

却在情场无比得意

“一妻十妾”“九子五女”……

说实话,张大帅的“幸福人生”真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



timg (5).jpg

1、

提到卢沟桥,提到7月,所有人都会脱口而出“七七事变”,都能讲出1937年发生在那里的战斗,还有前前后后数不清的故事、人物以及历史意义。

但是,你也许并不知道,倘若把时间向前调20年,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也发生过一场战斗,而且也很出名。

交战双方的来头都不小,一边是北洋军阀段祺瑞手下曹锟率领的“讨逆军”第三师;另一方,也是北洋军,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脖子后边都拖着一根辫子,号称“辫子军”,而全军统领正是赫赫有名的辫帅张勋。

从曹锟军队的名号上不难看出,张勋和他的“辫子军”就是所谓的“逆贼”,而“逆”之来由完全因为20天前,张勋率领5000“辫子军”突袭京城,打着调解“府院之争”的名义,赶走了总统黎元洪,关闭国会,请出逊帝溥仪,然后振臂一呼:大清江山光复了!

已经共和6年半了,居然还有人拥护大清朝,天下哗然!

这场仅仅持续了12天的复辟闹剧,即便是在群魔乱舞的民国历史中也属凤毛麟角,开端于荒唐可笑,结束于潦草不堪。然而令人称奇的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开历史倒车的罪魁祸首张勋,事后竟然能够全身而退,不仅保全身家,还能得到北洋政府的特赦,不久更是摇身一变成为大富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甚至还娶了“一妻十妾”,生下“九子五女”,安享晚年。

这位自封为“松寿老人”的旧军阀如何能摆脱时代的审判,成为“人生赢家”呢?

原因还得从他自身找起。

timg (1).jpg

2、

清朝咸丰四年(1854年),张勋出生于江西省奉新县赤田村。

如果把不幸福的童年归纳一下,有的也许是因为贫穷,有的是因为失去陪伴,那么张勋的童年就是两者的叠加——老张家可以说是一贫如洗,而且,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双双离世,唯一能给与张勋温暖的只有爷爷。

不识字的爷爷没办法教他读书,便经常讲一些戏本上古人忠义的故事给他听。这让张勋很是着迷,义薄云天的关云长,精忠报国的岳飞,这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大英雄成为他心目中无比崇拜的偶像。这些古人和他们忠义的事迹对张勋的三观产生了巨大影响,也间接促成了他日后为人的标准和行事风格。

1860年,太平军攻打奉新县,爷爷惨死于乱兵之手,张勋彻底沦为流浪的孤儿。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年仅6岁的他过早地体味到了人间的苦楚。然而,不幸中万幸是,一个许姓的退休官员收留了他,张勋进府做了一名伴读小书童。从此不仅食宿有了保障,还陪着许家少爷蹭了几年的私塾。


也许在达官府上做下人并不能算是舒服的,然而陪少爷读书的这十几年,大概是少年张勋求之不得的自在日子,无需担心生命的安危,也不必思考人生该如何取舍,他就在这种“无忧无虑”的环境中渐渐长大成人。

20岁那年,张勋参军入伍,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戎马生涯。

1884年,湖南巡抚潘鼎新率部入广西迎战法军,张勋就列于阵中。在那场“虽胜尤败”的中法战争里,张勋勇猛异常,攻坚拔锐,立下了赫赫战功,深得潘鼎新的赏识,战后随即被擢升为六品管带。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张勋再次奉命出征。此时他隶属于四川提督宋庆,驻扎奉天。尽管朝鲜战场上清军节节败退,但是在东北境内,张勋率领1000多名骑兵在大沙岭阻击日军。战斗打响后,他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死战不退,硬是顶住了日军潮水般的进攻,成为甲午战争中清军少有的闪光点。

张勋的“猛”由此广为人知。

同年10月,袁世凯奉命在天津小站以德国军制为蓝本编练新军,在网罗了冯国璋、段祺瑞、王士珍等新锐军官之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战场上所向无敌的张勋身上。很快,“张疯子”就被调任为新建陆军工程营管带,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营长,但是此举的意义却非比寻常,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张勋终于混进了即将如日中天的北洋集团。


3、

张勋在官场上的一路攀升很大程度得益于他的战功,这句话不假。

辛亥革命后,他奉命镇守南京。当时全国革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面对已成燎原之势的革命之火,张勋不仅不为所动,反而集结兵力反抗革命军,一度使南京成为革命党无法啃下的“硬骨头”。

1913年,孙中山举起反袁大旗,发动“二次革命”,张勋又奉袁世凯之命,率部赴南京镇压“讨袁军”。革命军败退后,张勋更肆无忌惮的纵兵劫掠,屠城三日,数千革命党人和百姓惨遭杀害。

timg (2).jpg
张勋在战场上的猛和狠,是他深入人心的标签,也是他官路亨通的金钥匙。

当然,也不全是。

类似于作战不能仅仅靠匹夫之勇,做官更是要有谋略,而张勋的谋略不是人脉、也不靠出身(他也的确没有人脉和背景),而是义气。

战场上杀人不见血的张都统,转向自己人的时候却是一副憨厚诚恳的表情——面对部下,他是生死与共的大哥。

甲午战争时,张勋亲临一线督战,身旁一名士兵左臂被子弹贯穿,顿时血流如注。张勋见状立即跳下战马,掏出随身携带的御赐鼻烟壶,敲碎,取出壶内可以用来止血的药材敷在伤兵的手臂上。旁人急忙劝阻道:“这鼻烟壶可是御赐的呀!”张勋却不为所动,说到:“什么御赐不御赐,先救人要紧!”众人深受鼓舞。

张勋不仅爱兵如子,对待父老乡亲也是亲如一家。

民国时期,张勋一口气在北京建了五座会馆,除了江西会馆、南昌会馆,就连老家奉新县也开了会馆。而这些装修华丽,设施齐全的新式建筑很快便成为江西学子们的福音,那些远赴京城求学的穷学生们终于有了一个安身之所——只要入主会馆,所有人的吃穿用度全部由张勋负责,即便是回乡也能收到一笔丰厚的路费。在张大帅的资助下,江西省踊跃出了许多人才,包括第一任省长邵式平,共产党人张国焘、方志敏等都曾受到张大帅的照顾。

此外,当年收留他的许老爷一家,也深得张勋的提携与照顾,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许家后人都被安排得很妥当。

每到过年,赶往张勋驻地徐州的火车上,几乎塞满了操着江西口音的老乡,面对这些声称要去府上拜年的穷亲戚,张勋不仅不厌,反而乐不可支,招待吃饱喝足后,还要全员打赏。

张勋报恩成为当时的一段佳话。

除此之外,张勋跟同僚也很合得来。

由于并不算是北洋军的嫡系,按理说在段祺瑞、曹锟、冯国璋等人面前张勋无法平起平坐,甚至连说话的份都没有。但是,他愣是凭借讲义气,为人豪爽,仗义疏财,深得众人的敬佩,加之年长几岁,很多人见到张勋还要亲切地叫上一句“老大哥”。

当然,他内心的膨胀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4、

还记得张勋童年时听到最多的是什么吗?

忠义。

如果上面的事情可以归纳为张勋的“义”,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该聊一聊张勋的“忠”了。只不过这个“忠”字是一把双刃剑,他的一生成也为忠,败也为忠。

先说说“成”,渊源要从1901年说起。庚子事变后,慈禧带着光绪帝逃到了西安,转过年八国联军撤走,慈禧一看风声已过,便准备折返京城。而京城这边负责接驾保卫工作的正是张勋。

第一次接到御前任务,张勋感动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可以服侍当今天子还有圣母皇太后,这样的福分可是他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呀!

自从御驾打西安出发,张勋一路上鞍前马后忙得不可开交,白天指挥车队供奉酒饭,晚上亲自为慈禧和光绪站岗,给老太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谁说我朝中无忠勇之人,国难思良将,张勋就是值得信赖的忠臣良将。张勋此后多次受到奖赏,并屡屡出任慈禧和光绪出巡的扈从。

未标题-2.jpg

然而这种美妙的荣誉感在1908年戛然而止,光绪和慈禧在两天之内相继去世。消息传来,张勋哭倒在地,长跪不起,情到深处眼眶中竟然崩出了血水。

3年之后,大清亡了。然而以前朝老臣自居的张勋却没有放弃,他率部在南京死战不退,从一方面来说这是他守旧落后,而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证明了他的“忠”——他要为给予其最高荣耀的王朝奉献全部力量,效忠大清是他至死不渝的信仰。

不过,这样的执念在他明知不可为之后慢慢发生了改变,人们发现张勋“顺从”了,他跟着主子袁世凯做了民国的官,换了民国的官服,然而那个在心底时刻涌动的念头并没有消亡,反而成为他一生的羁绊。

这种羁绊最直接的表现就在他脑后的辫子上。从南京败退后,张勋率部退守徐州,部队休整稳定后,他下令全体官兵一律不许剪辫子,浩浩荡荡的新军阵营里每个人脑后都拖着一根“尾巴”,“辫子军”的名声由此得来,而他也顺理成章的当上了“辫帅”。


5、

也许连张勋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对清王朝复兴的执念,竟然在短短6年后就出现了转机——1917年,总统黎元洪和总理段祺瑞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府院之争”。

表面上看这是总统和总理在“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上产生了争执,但是背后却是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终于累积到了顶点,不得不发,也不可避免。


一方是旧军阀率领的文官集团,一方是手握重兵的北洋丘八,明眼人都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然而就有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老头站了出来,声称要“调解”府院之争,他就是张勋。

其实要是拉开架势比一比,张勋的腕子在当时的各路诸侯中根本排不上名次,既没有充足的实力(手下兵力不足三万),也没有广阔的地盘(充其量就是一省督军),更重要的,他也不是北洋嫡系,然而张勋硬是靠着自己往日里仗义疏财积攒下的人气,外加“老大哥”的身份在徐州召开了4次各省督军联席会议。更神奇的是,大家还真就认了他这个“老大哥”,纷纷派代表参会,连段祺瑞也委派心腹徐树铮南下奔赴徐州。

张勋见众人捧场,心花怒放,直接宣布自己出任“十三省督军总盟主”,此时恰逢黎元洪宣布罢免段祺瑞内阁总理的职务,他顺水推舟以“总盟主”的身份喊话北京——你们都别闹了,待大哥我前去调停!

张勋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他当然清楚手下的实力,但是暗地里却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那个压抑了6年之久的复国梦,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为了这个梦,他不惜冒一次险。

虽然打着“调停”的名义,但是张勋之心,路人皆知,所有参会的军阀都看出他要趁机复辟大清朝,然而大家却又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了缄默——有人观望,有人避祸,有人则看出了可乘之机——这个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徐树铮。

作为段祺瑞麾下的心腹,徐树铮一贯以足智多谋著称,当段祺瑞痛斥张勋公然开历史倒车时,徐树铮悄悄拦住了他:且让老大哥搞事情,我们黄雀在后,坐收渔翁之利,岂不乐哉。

timg (3).jpg

1917年6月14日下午,张勋率领5000辫子军直扑北京。在京城经营了半个月后,7月1日凌晨3点,他携郑孝胥、康有为等一众遗老旧臣进了紫禁城,在养心殿前对着12岁的溥仪三拜九叩,恭请圣上正位,并把民国六年七月一日改元为清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

第二天一早,北京城里的街景可称得上是蔚为壮观,一夜之间家家户户都插上了黄龙旗,北京百姓“抓紧时代脉搏”的敏锐感令人叹为观止。

复辟后,张勋以小皇帝溥仪的名义颁布了复位诏书,“约法九章”:从国体、政体到税费、刑罚通通做了明确的规定。然而诏书上的条文墨迹未干,另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就传了过来:段祺瑞起兵讨逆了!

7月3日,段祺瑞在天津誓师,4日,发布“讨逆檄文”,5日,双方就在京西卢沟桥交上了火,这便是文章开头提到的讨逆之战。

说来也是有趣,讨逆之战从卢沟桥一路打到了城内张勋的府邸,交战双方累计参战兵力接近3万,然而伤亡人数却仅仅25个……是的,你没看错,只有25人。

原因很无厘头,不论是张勋的“辫子军”还是段祺瑞的“讨逆军”,大家竟然都充分发扬了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风格,自觉把枪口抬高三寸,5000万发子弹全部飞向了遥远的高空,那25人基本都是被流弹误击身亡,纯属倒霉。

在这种默契之下,“辫子军”根本无心恋战,基本上打完枪里的子弹,就举手投降了,“讨逆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张勋的府邸围成铁桶一般。

段祺瑞眼见胜利在望,也不想再为难自己的这位“老大哥”,吩咐手下仿照之前向故宫投弹的方式,朝张勋府内打了一排空心弹,不过其中有一颗是实弹。

在这样的“明示”之下,张勋很知趣的放弃抵抗,逃进了东交民巷里的荷兰使馆。

7月12日,溥仪再次宣布退位,复辟的闹剧正式落下帷幕,历时12天。

6、

接下来张勋的命运如何?继续在外国使馆做缩头乌龟?还是被拉出来公审然后宣判?

答案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张勋不仅可以明哲保身,还大摇大摆地走出了东交民巷,去天津颐养天年。而这一切除了因为他往日忠厚待人,在圈内赚足了好人缘,主要还得感谢一个人。

这个人倒也不是外人,正是张勋的正室夫人曹琴。

话说张勋除了热衷于复辟大清朝,私下还有两大爱好:听戏和女人。

听戏暂且不提,单说后者。张勋一生好色,娶纳了一妻十妾(为了小妾还曾经跟不少人产生过冲突)。不过虽然他沉迷于10个美妾的温柔乡,却始终对正室曹琴恭敬有加,言听计从。不仅因为他的骨子里秉承着“糟糠之妻不下堂”一类的旧式观念,也因为曹琴在他发迹前就一直陪伴左右,两人可谓是患难夫妻。

然而就在他复辟这件事上,患难夫妻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张勋踌躇满志的要去北京做“朝廷柱石”,走上人生巅峰,却被发妻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上巅峰?我看你是要发疯!

曹琴反复规劝复辟的事情做不得,但是张勋还是一意孤行地跑到北京演了一出闹剧。上完朝,他还兴冲冲地对曹琴炫耀:皇帝封我为忠勇亲王。

不料曹琴冷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今天被封为忠勇亲王,我就怕你明天要作平肩王了!说完,用手在脖子上横一横,张勋立刻明白,“平肩王”就是要砍头的意思。但此时他的事业正“如日中天”,根本听不下劝,遂不加理会。

曹琴见张勋执迷不悟,并没有再多争论,而是暗暗开始准备后路:一方面,她派自己的侄子拿着30万两银票去广州拜会了孙中山,一边替张勋赔罪,一边把这笔资金捐给他支持革命;另一方面,她又开始操持将来一大家子人的营生,曹琴算到张勋迟早会失去兵权,下台隐退,到时候没有过硬的家底,岂不是要去喝西北风。

事实证明,这个女人的眼光出奇的独到。复辟失败后,张勋人财两空,净身出逃。虽然北洋政府并没有为难他——大家本来就对他这次闹剧持有或观望、或逃避、或利用的态度,也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有点愚忠的老丘八,对大家并没有什么害处,那么卖“老大哥”一个人情又何妨。

1918年,代总统冯国璋宣布特赦张勋,而曾经的“小弟”张作霖甚至请他出山就任政府要职,但张勋早已心灰意懒,婉言谢绝了。


恢复自由后,张勋带上一家老小来到天津,做起了寓公。此时老婆曹琴的先见之明就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她早已安排人替“张老爷”做起了生意,而曹琴又极擅长投资理财,把张勋的家底运作得风生水起,商场上的“张氏企业”远远胜过战场上的“张大帅”,不仅财源滚滚,而且遍地开花。晚年的张勋名下的各类企业,包括工厂、商店、当铺、钱庄、电影公司超过70家,总资产达到令人咋舌的5000万。

张家在天津的宅邸更是富丽堂皇,司机、丫鬟、厨师、花匠等各色佣人足有百余人,每到节庆之日,张公馆更是张灯结彩,各色名流无不登门拜贺,络绎不绝。



还记得张勋的另一大爱好吗?看戏。此时有钱有闲的张老爷更是挥金如土地赞助梨园行,当时的京剧名角都跟张勋有很深的交情。1922年,张勋提前做七十大寿,那些耳熟能详的名角包括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等都纷纷赶往张公馆唱堂会贺寿,而八十多岁的老前辈孙菊仙早已多年不登台,仍自告奋勇,非要给“张大帅”唱上一出。

一年后,9月12日,张勋在天津病逝,终年69岁。他曾经日日惦念的逊帝溥仪特意送来谥号——“忠武”。




【后记·段子说】

民国建立后,一共出现过两次“开倒车”的事件,一回是袁世凯称帝,一回就是张勋复辟。

虽然两次都为世人所诟病,都成为遗臭万年的闹剧,主角也沦为尽人唾骂的小丑,但袁世凯和张勋毕竟还是有所不同的。

正如民国初的“水泥大王”王锡彤所言,袁世凯在清末民初可以算是一流的人物,即便有为人不齿的行为,也可以算是一代枭雄;而张勋更像是一个憨厚的大财主,他仗义疏财,言而有信,青年投身军政界,机缘巧合又被大家起哄做了“盟主”,然后便自信心爆棚,全然不察幕后的暗流涌动,就自不量力的企图恢复旧制……在错综复杂的民国政坛里,张勋天真稚嫩的表现,简直像一股“清流”,让人“感动”。

如此傻得可爱的张大帅,其实并不像历史书所写的那样臭名昭著,在当年也曾不乏拥趸:各路军阀跟他称兄道弟,满清遗老对他感恩戴德,梨园名角以他为知音挚友,甚至文化界的名人,如郑孝胥、沈曾植、赵尔巽也对他颇有赞誉,更不要提北京街头一呼百应插上黄龙旗的吃瓜群众们。据张伯驹先生称,复辟事件过去很多年后,他还在北京一个胡同里发现一座小庙,庙内竟然供奉着张勋的神像和牌位。

为什么一个反面人物会拥有如此多的“粉丝”?

乍一想,很奇怪。

再一想,似乎也不奇怪。

张勋身上固然有很多愚昧腐朽的作风,但同时也具备不少人们所喜闻乐见的特质,除了忠义、大方,他浑身散发出的那种“复古”气息,不正是我们常常推崇的某些“民族传统”吗——即便是在先进开化的今天,在我们嘲笑张勋螳臂当车,公然开历史倒车的同时,我们中的某个人,或者我们心中的某个位置,是不是也住着一个并不开化的观念,“男尊女卑”、“三从四德”、“打你也是为你好”……这些披着“传统”外衣的腐朽思想根本没有消声灭迹。

1923年8月,张勋带着那根始终舍不得剪掉的辫子归于黄土。然而他的死并不代表这一类人,这一类思想从此灭绝。

就像另一个同样不肯剪掉辫子的鸿儒辜鸿铭所言:“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而诸位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

至理名言,至今适用。



-END-






发表于 2019-7-2 18: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 08: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张勋很有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 10: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都是人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 18: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辨帅饮水思源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5 07: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場決定思想,辮帥真是個可敬的莽撞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9-17 10:58 , Processed in 0.875000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