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1428|回复: 1

[近现代] 这个汉旗人竟敢在没人时候打张学良的耳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7 12: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img.jpg

1928年7月,几经周折之后,张学良终于还算顺利地接过了一个月前遇炸身亡的父亲张作霖留下的权杖,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东北政务委员会主席,成为新一任东北三省的最高领导人,张家第二代“东北王”。
然而,就在张学良初登宝座,正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对他说:
“私底下,你还是我的侄儿,如果你不好好地干,我会在没人的时候,打你的耳光。”
奇怪的是,张学良听了这话,不但不生气,还连连点头称是,表示要真没干好,你爱打耳光,那就打呗。
这谁?这么牛?张学良为什么态度这好?为什么不拿出枪杀杨宇霆的狠劲儿,拔枪干了他?
说这话的人,张学良一直叫他老叔。这位老叔叫张作相。一看这名字,就像是张作霖的亲兄弟或同族兄弟。但他确实不是张作霖的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他是和张作霖一起打下东三省江山的拜把兄弟,当时奉系的第二号人物。

timg.gif
张学良的老叔张作相,汉旗,辽宁义县人。1881年出生,比张作霖小六岁。
张作相在奉系的资历非常老,1901年他就和张作霖一起打天下了。这一年,张作霖拉起了自己的第一支队伍,一支二百多人的“保险队”。这个“保险队”,就是后来千军万马、雄踞东北的奉军的雏形。而在这二百多人的“保险队”中,张作相就已是张作霖的骨干了。
1907年奉系八兄弟结拜,张作相也在其中,他也是唯一旗人,其余七人分别是: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
此后,张作相跟着张作霖,亦步亦趋地升官:
张作霖任27师师长,张作相任27师骑兵团长、炮兵团长;张作霖任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相任27师步兵旅长;张作霖任东三省巡阅使,张作相任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参议,同时兼任27师师长和卫队旅旅长。到了1919年,张作霖重建东三省讲武堂,张作相任堂长。
从以上张作相的任职轨迹,可以看出:张作相是张作霖最为信任的人,没有之一。理由如下:
一是张作霖的27师师长位置,由张作相继任。要知道,27师是奉军的第一个师级番号,也是张作霖的起家部队。奉军是先有了27师,后有的28师、29师。几乎可以这样说,奉军后来的几十万人马,都是由27师发展起来的。这样的老部队,张作霖肯定要让自己最信任的人来掌握。张作相,正是这样的人。
二是张作霖自己的卫队旅旅长的位置,由张作相担任。也就是说,张作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了张作相手上。如果不是张作霖所完全信任的人来当这个卫队旅旅长,万一有兵变的话,变生肘腋、祸起萧墙之下,几个小时就可以直接要了张作霖全家老小的命。由此可见张作霖对张作相的信任程度。
事实上,张作相受此信任,自己也不大托底。所以他在张学良从东三省讲武堂一毕业时,马上就将张学良召入卫队旅,直到把自己的卫队旅旅长职务让给了他。不得不指出,张作相此举背后有避嫌的深意存焉。
三是张作霖把东三省讲武堂堂长的位置,让张作相担任。这项任命也非同小可,也充分体现了张作霖对于张作相的信任。要知道,蒋介石当年在国民党内的地位并不显赫,至少有汪精卫、胡汉民等多人排在他之前。但他能够后来居上,一跃成为党内一把手,成为孙中山的继承人,就是因为他担任了黄埔军校的校长一职,牢牢地抓住了枪杆子。张作霖是靠枪杆子起家占地盘的行家,居然放心地让张作相去担任奉军军校的校长,而不担心他抓枪杆子拉队伍来造自己的反,这份儿信任,实在少见。
为什么张作霖对张作相这么信任?就因为两人的三个字中有两个字相同?
不是。实在是因为张作相的人品,太好。
可见,即使是在军阀混战的年代,也是要拼人品的。
张作相人品好的第一大特征:宽以待人,与人为善。
古代名将带兵打仗,以杀人立威者居多。大军事家孙武,也是杀了吴王阖闾的两个宠妃才得以立威,使得士兵在战场上令行禁止的。
隋朝名将杨素,则将杀人立威这一招发挥到了极致:他每逢大战前,总是故意找人过失而杀人,多则百余,至少也要杀十几个。血流盈庭,言笑自若,以便战前立威,使人知所畏惧。临交战时,又总是先派一二百人前去冲锋陷阵,如能冲破敌人阵地就作罢,否则,退回者不论多少一律处死;再派二三百人前往,照样处斩退回者,如此再三,将士吓得胆颤心惊,一个个抱定必死的信念,上了战场就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张作相也是带兵打仗的。但杨素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搞法,张作相是坚决不干的,即使是在部下有过错的时候。
1922年的第一次直奉战争,他所率领的27师作战失利,以致牵动全局。虽然张作霖并未怪罪,张作相自己却为此而深深自责。他在召集官兵讲话时声泪俱下:“我们打了败仗,我很惭愧,大帅不怪罪我们,我更加难过。我们对不起大帅,对不起东北父老兄弟……若能改过自新,各自返回部队,今后好好地干,重整军容,我保证既往不咎,否则,我就解甲归田,不再带兵了。”他的部下也因此而深受感动。
后来,在与郭松龄反奉军的作战中,张作相麾下的15师又在连山初战失利。再战连山之前,张作相召见师、旅、团长,没有处罚任何一个军官,只有他自己对于初战失利的引咎自责。官兵在感奋之余,迸发出巨大的力量,争气地实现了战场上的转败为胜。
对比起来,杨素是杀人不计其数,张作相则是一人不杀,二人做法不同,但结果却是一样的:即二人都能用自己的办法,激发官兵的斗志,并最终取得战斗的胜利。
最能体现张作相宽以待人、与人为善性格特点的一件事,表现在他对郭松龄反奉军被俘官兵的宽容上。
1925年12月,郭松龄反奉战争结束,大批郭军官兵被俘,在杨宇霆等占据大多数的激进派力主下,张作霖开始考虑杀掉这批官兵,以惩将来。
12月29日,在张作霖召集的讨郭善后会议上,杨宇霆等人杀气腾腾,坚决主张杀掉这些被俘官兵。关键时刻,张作相挺身而出,独持异议:“郭松龄既已伏法,其他人员都是我们桑梓子弟,多年袍泽,应该让他们戴罪立功,一律免究,以安郭军部下之心。”眼见张作霖一言不发,而与会众人争论两个多小时后,激进派意见渐占上风,张作相不禁当众声泪俱下:“如果非杀他们不可,那就先把我张作相杀了吧,我可不愿意再看见不幸的惨剧了!”
张作相“忠厚长者”的人品众所周知,见他如此坚持,以致愿以身相代,除杨宇霆这样的人以外,多数人都不好意思再出来反对了。于是,郭松龄部被俘官兵的性命,就由张作相保了下来,一个人也没有杀。这些人,后来都成为了东北军中级和高级将领队伍的骨干。
张作相人品好的第二大特征:没有野心。他曾两辞高位,两辞地方实职。
一辞东三省巡阅副使高位。1920年,身为东三省巡阅使的张作霖,决定任命张作相为东三省巡阅副使。张作相认为这个职位,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坚辞不就。张作霖无奈,只得任命他为东三省巡阅使署和奉天督军署两署总参议。
二辞黑龙江省督军实职。1921年3月,黑龙江省督军孙烈臣转任吉林省督军,张作霖要任命张作相为黑龙江省督军,却被张作相婉言谢绝。不仅如此,张作相还建议让第二十九师师长吴俊升出任这一职务。他说:“论资历我不如兴权(吴俊升),论年龄他也比我大。为表示待人公正,不徇私情,请让兴权先升。这对我们的前途和事业有好处。”
三辞热河都统实职。1921年5月,张作霖再次拟派张作相担任热河都统,张作相仍然执意不肯就职,同时极力推荐第二十八师师长汲金纯为热河都统。
这一切,都发生在视地盘为性命的军阀时代,而张作相本人,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军阀头子。所以,上述的这一切也告诉我们,张作相这位军阀,和别人有些不一样,他是一位没有野心的军阀。
最能体现他没有野心的,是他第四次辞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的高位。

在张作霖于1928年6月4日遇炸身受重伤之后,曾经有几个小时的头脑清醒时间,但耐人寻味的是,他居然并未趁此良机,明言指定张学良为接班人。
这,为张学良顺利接班留下了不确定因素。
谁都想当老大啊。比如杨宇霆,再比如张景惠。可是,这其中,却不包括绝大多数人都拥戴的张作相。
他是真心不想当老大。
但拥戴他的人可不管他怎么想,他的人品在这时得到了满满的回报:1928年6月21日,东三省议会联合会公推举张作相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吉林保安司令,张学良为奉天保安司令,万福麟为黑龙江保安司令。
事已至此,加上张作相的人品张学良也认同,于是张学良为表达自己也认同这个推举,亲自把东三省议会的公推书和印信送给张作相。
木已成舟。此时的张作相,无需任何行动,他只需要顺水推舟,默认即可。
但他就是不肯顺水推舟。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辞,迟迟不就任。他还退回了张学良亲自送上门的象征权力的印信,同时坚决表示:“老帅在世时,常要我关照汉卿,我如就任此职,无颜对九泉之下的老帅。汉卿年轻有为,子承父业名正言顺,大敌当前不能再拖了。”
在张作相本人的坚持和斡旋下,东三省议会联合会只得再次召开会议,一致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
在这次会议上,张作相又率先作了关键性的一锤定音的公开表态:“我们服从总司令就同服从大元帅一样,都要坚决服从总司令的命令,整军经武,励精图治,保卫东北,抵御外侮。如此,才能对得起大元帅,对得起总司令和东北父老兄弟。”
在私下里,张作相又对张学良说:“小六子你放心好了,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在公的方面,如果我们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只管拿军法来办我们。可是私底下,你还是我的侄儿,如果你不好好地干,我会在没人的时候,打你的耳光。”
“打耳光”的说法,就由此而来。
当然,张作相说归说,还真没有打过。他非常尊重和关心张学良,作为奉系老一辈中最有分量的人物,张作相亲手开启了奉系史上的少帅时代。
是他,亲手把张学良扶上了东北王的宝座。
东北易帜后,张学良就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张作相任副司令。1930年9月,张学良率东北军主力进关,张作相则作为留守大臣,任留守司令,尽心尽力地替张学良“看家护院”,主持东北后方一切事务。
张学良为了表示对张作相的尊重,不再称呼他为“老叔”,而是公开要求奉系所有人员,包括他自己在内,都一律尊称张作相为“辅帅”。这个称呼,有三层含义:
一是张作相字辅忱,称他为“辅帅”正合惯例,正如张学良父亲张作霖字雨亭被尊称为“雨帅”一样;二是张学良是主帅,尊称张作相为“辅帅”,明确了张作相在奉系内部“一人之下”的崇高地位;三是“辅帅”的“辅”,有“辅佐”之意。张学良要借此尊称,公开表达他本人对于张作相辅佐他本人上位乃至理政的感激之意。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作相和东北军一起退出东三省,并参加了随后的长城抗战。1933年3月,蒋介石迫使张学良下野后,他深表不满之余,随之辞去全部职务,退出政界,寓居天津。1936年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囚禁,他为营救张学良多方奔走。直到1949年3月,他因脑溢血在天津去世,享年68岁。

在张作相68岁的短短一生中,至少还有两件事值得我们今天记起:
一是他于满汉民留有遗爱:自1924年4月起,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止,张作相主政吉林省8年。在这8年里,他修铁路,建自来水厂,创办吉林大学,是民国时期最有作为的吉林省省长,没有之一;
二是他于国富有气节:抗日战争期间,张作相寓居于天津英租界。由于他在奉系的崇高威望,由他结拜兄弟张景惠出任总理大臣的伪满洲国和华北伪政权,先后前来引诱他下水出任伪职,他都坚决不肯。即使日本人为了泄愤和示威炸掉了他父亲的坟墓,他也仍然不为所动,表现了崇高的民族气节。

timg (1).jpg
发表于 2019-7-14 04: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作相还是看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9-23 07:07 , Processed in 0.85937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