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现当代文学] 一位东北满族老人的自述——民初到现代东北旗人的写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5 17: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登载在东北一些有群众基础的报纸.那样的话反响会很大.族胞们谁有这能力大大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6 06: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应该上报,那影响力就大了.能唤醒多少族胞的心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6 01: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遍哭一遍。
每当我学习满语学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篇文章。重新看一遍,然后继续拼我的a e i o u v 。。。
这是使我能够坚持学习满洲语的一个巨大的动力源!
等待这类作品更多的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7-5-2 10: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1 19: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魂之所系------满语满文sekiyen goro eyen golm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0 16: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满语不能丢。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0 17: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记住的满族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3 16: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深受感动。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5 23: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二世祖的名字,居然和我的高祖重名?不能这么巧吧?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07: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博寜 发表于 2017-12-15 23:29
这个二世祖的名字,居然和我的高祖重名?不能这么巧吧?

这个家谱选用的是索尼,索额图他们家的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6 21: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话 是 藩话 么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7 0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姥爷也八十多了,文中的不少内容都和他说的差不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2: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前半部分认为是真实故事,直到读到文革时期父亲被化为地主阶级,似乎前面少了些什么,的确,少了土改时期的经历。因为我的家庭是在那个时候再一次破散,爷爷也在那个时候被折磨去世的。是啊,如果我爷爷还活着,和故事中的老爷爷也差不多年纪,多么想有个爷爷啊,可以有个人爷爷喊一声 爷爷。可是我父亲从小也都没有了爹。讲讲我家的故事吧、顺便也把土改时期咱们满族人的记忆补上。

高祖是约光绪年间,为什么是大约呢,后面你就知道了。从北京持皇诏到当时的关外热河丰宁划地定居,虽然和当初从龙入关的八旗圈地不同,我们家占了大量的无人耕种的荒地,成了名副其实的“新地主”,旗人怎么会种地!为什么要种地!哪能种地呢! 这几百年来几积下来劲儿好与不好就都这么成了旗人基因的特征一代代传下来。就在清末战乱的年代,高祖躲进了小山沟靠租地和卖地养尊处优,我想这么表述不对,毕竟我不知道高祖为什么从北京到这里来,可陈述的历史事实也就是这样的对比鲜明,也或许高祖对清末政治的失望,也或许已经闲散了好几代的旗人,而后者尤为可能,因为这大家业全部毁在了我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爷爷手里,按奶奶话说,他好吃懒做,嗜赌如命,还偶尔吸大烟。说来也巧,我的姥爷家里是种大烟的,姥爷家里也是旗人,几十里外的镇上的地主,在当时热河很流行种这个。所以到了我爷爷那辈,他还有个弟弟,不仅家业凋零而且赶上土改,躲过民国时期的京旗灾难可躲不过共产的革命,爷爷自然被划分为地主阶级,这一天地主都没当过的地主,几乎天天都要接受批评,隔三差五被带出来批斗,什么脏累的活都让他干,而他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爷爷受不了这个气,和我爷爷分了家,去了内蒙,说分家也就是背着行囊背井离乡而已。在当时好像有很多丰宁满族人迁到了内蒙,其实这个除了当事人几乎不被外界知道的历史事实,今天完全可以做个课题研究的。话说回来,哪里是故乡?那里是吗?北京是吗?还是我们一开始来的满洲是故乡?到今天我一直都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家?回忆里到处是支离破碎,也习惯了这种流浪式的生活。爷爷在那种凌辱的环境下没多久便去世了。父亲还很小,上面有三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也就是我老叔,当时还在奶奶的肚子里。这个家的重担就都落在了奶奶的身上,奶奶家也是来自满洲旗人家里,爱吸大烟袋,小时候淘气没少挨烟袋锅儿子打,奶奶后来就是家里的活祖宗。至于二爷爷听奶奶说后来好像有人给我的姑姑写过信,再后来就没有联系了。至于叫什么去哪里了 我就更不知道了,信也没找过,对于我,现在的我而言,只是明白清楚地感受到在内蒙的某个地方可能还有一些我的亲人,算上当初高祖从北京分家到热河,二爷爷那次应是知道的第二次亲人失散,而这种分离的事情在我父亲和我这辈依然继续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土改后才消停几年,又是大跃进,又是搞集体公社生产,家里能干活的都要去劳动,老大老二免不了都要成为家里顶梁柱,大大爷自然也就是除了奶奶家里最有威望的人,他的孩子,我的堂哥堂姐堂弟也是奶奶最疼的。后来文革时期,家里的皇诏,金佛灯,家谱也都是埋在大大爷家果林地的火药库前,文革后大大爷父亲兄弟几个再去挖也没找到,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父亲后来入伍,再后来他遇到母亲,我出生,七岁之后和家里人离开了热河也从此就离开奶奶。后来也有断断续续回去过,但也都是在过年,而且距离远,就连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也没能回去,那时正好赶上小学升初中毕业考试。奶奶去世我哭很多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十分难过,她对我不是最好的,因为还有堂哥堂弟,她比我姥姥对我好,她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是一座家里的丰碑,她去世了,这个家就彻底的没了,毁了。还有哪个人风里火里的叼个大烟袋锅对残酷贫瘠的现实嘲笑!奶奶去世的过程很凄惨,当时没有一个儿子女儿在他身边,三大爷是和奶奶住在一起,大大爷,二大爷都结婚分家住的比较远,姑姑还远些,爸爸呢就更远了,老叔也在外地。当时三大爷在山里放羊,三大爷不会种地,也没人教过,按三大爷的脾气也不会去做那样的事,他有几百只羊,几头牛,进山里偶尔捕猎一些野鸡兔子之类的野味回来。奶奶晚年视力不好,在升灶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把房子点着了,后来整个房子都烧了,奶奶就这样去世了。她和这祖房就这么一起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家族得大厦,还有满族的文化。过年再也没有一个人有资格盘坐在东屋的炕头上火盆边,等着门外从大到小的排成的长队,一个个进来磕头请安的了。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整个家族里有如此威望。和奶奶一起消失还有亲戚间的联系。除了没有了过年的单腿打千礼儿,还有从我没有离开父母前,过年的磕头礼,我还是在父母面前行的。记得每年初一或者大年三十凌晨过后,我都要思量下下父母在干嘛,在哪里方便我跪下,他们也方便我一起受礼,还是单个的跪拜,计算好之后,我再行动,当然他们多半都是在我跪下后马上就说礼到了起来吧。再后来伴我就学离家,过年回家的机会也不多了,有时候回国父母也都走不到一起,这礼数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回忆起和父母一起的日子这个礼儿尤其让我难忘。它不仅是是和我家庭记忆的缩影代表也是和我血液里的满族基因一样的符号。就像我想起奶奶,就是她安静的坐在炕头上,我跪在下面磕头请安,还有那长长的烟袋锅子和一对下垂到腰的奶子,是啊,七岁之前,很多时候我睡觉都是摸着奶奶的奶睡觉的。
不想说太多,结果还是把内容写了这么长,手机打字,拼写预测功能有时候真预测的不准确,里面肯定有很多错别字,让你们辛苦了,也是有感而发和族人们谈谈我家的遭遇。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9: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次感动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9: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春节,父母生日,我的生日我均会给父母行跪拜之礼。我认为应该推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09: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BayaraHala 发表于 2018-1-22 02:51
读前半部分认为是真实故事,直到读到文革时期父亲被化为地主阶级,似乎前面少了些什么,的确,少了土改时期 ...

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土改没有具体写是因为主角当时在海拉尔经商,父亲又是革命干部。所以对于主角本人来说,三大改造对于他只涉及到了工商业,所以没有提那一茬,另外在东北地区,地主和农民的矛盾没有长城以南尖锐,加上流民占据了更多的土地,满族旗人实际上会被划为地主的也是少数,多数还是富农、中农以下,所以土改对于东北部分地区的满族旗人来说影响没有你们那边那么大。另外我写的时候很仓促,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你们家的故事有机会也可以写出来一个回忆录性质的东西,再以后的人真的就不记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7 17: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感觸的……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9: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受  我真希望满族有自己的国家 哪怕有个自治区 看到满族人批斗满族人 说不出来的难受。我们民族的已经快灭绝了吧。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20: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很好的故事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6 07: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满人的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1-18 01:37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