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505|回复: 1

[近现代] 讲几个赫哲族老人打猎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12: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original_5cSP_9e120000af1a1e83.jpg
赫哲族是我国居住在黑龙江省的饶河县、同江市、抚远县等地的民族,赫哲族的文化、风俗也一直源源流传。我把在《饶河民间文学集成》中看到的几个赫哲族人打虎、猎熊杀狼的故事再讲给你们听......

original_Xwd9_27e60002d6cd1e7f.jpg
      卢德成打虎的故事:
      不会捕鱼的人,只能把河水搅浑,
      不会狩猎的人,只能把野兽惊走。
      喝一条江水长大的, 和一奶同胞一个样。
      那还是民国年间的事儿,有一年冬天,卢德成去老头河子打围。有一天,他骑着一匹马去山里打干叉子(猎鹿)。走到一个山坡上下了马,偶然发现了一只老虎,这只虎刚从树林子中走出来,迎面发现了他,就向他猛扑过来,卢德成赶忙打了一枪,急忙退出弹壳又装进了第二颗子弹。这时又上来一只老虎,凶狠地朝他扑了上来,卢德成心里有点发慌,心想,打老虎,这是我有生以来的头一回,今天我是一不做二不休啦,死活也得拼一下。他就瞄准放了第二枪。怕打不死,忙又装进第三颗子弹。这时,又从那个林子里钻出第三只老虎。这只老虎停了停,瞅瞅他,冷丁一弓身又向他扑了上来,他照样对准它搂了火。
      三枪放完后,等了好半天,见没啥动静,心里挺不是滋味儿。也没心思找死的猎物了,于是他猎也不打了,骑着马就返回了窝棚。
      第二天刚放亮,他起身后就向昨天打虎的地方赶去,在那找到了血印,他码着血溜子往前找去,走不到十几丈远,发现了第一只受伤的死虎卧在那儿,又往前一看,还有血溜子,他就顺着血印去找,走了不到十丈远,又发现了一只受伤的死虎。他又往前看,见前面还有血印子。又接着往前找去,找到一片灌木林子,也就是闹瞎塘。猎人心里寻思,不能再找了。因为伤虎进林,不是好兆头,恐怕这家伙未死,要是没死的话,它要是见到人,就会伤人的。因此,芦德成就没进树林子里找。他抹回身,把那两只死虎拽回了窝棚。
      第三天,他又准备进山去找,赶巧碰上下了一场雪,风一刮,雪一飘,踪迹都被埋上了,他也就死心不去找了。
这事过了挺长时间,有一天,森林工人伐木时,拾到一只受伤的死虎。他们当中有人听说过,前些日子有个赫哲猎人打猎时,碰上了三只老虎的事儿,就派人去找卢德成,并和他商量,把虎对半分,卢德成挺惊奇,到那一看,那虎确实真是他打的。但一寻思,事隔好多天了,虽说是山里打围,只要你没把野物捆上或装进背兜子,有“见一面,辟一半”的规矩,但伐木兄弟以诚待人的心感动了他。他想,人家也养家糊口,在山里拼死拼活地伐木了也不容易,再说人家拴死虎要是不吱声,自己上哪能知道信呢!就说:“这只虎,就归兄弟们吧!我一半也不要,你们捡到了就给你们吧,你们的心我领了。”说完,老猎人卢德成拜别了伐木工人兄弟,背上猎枪,朝森林里走去,正像古老的谚语说的那样:“人总不能像狼那样活着,光顾自己、不顾别人”。

original_xSMv_6493000204ff1e84.jpg
      那丹哈达岭何德成深山猎熊记
      猎黑熊,三要素,
      一躲二绕三上树。
      熊,俗称黑瞎子,赫哲语叫“玛夫卡”意为老头子,在完达山的深山密林中,通常有黑熊与棕熊两种。黑熊,毛色全黑,胸口上有撮白毛,体型较小,能爬树,叫做狗驼子。棕熊,毛呈棕褐色,体型大;又称罴,也叫马驼子,二者均属杂食性兽类。冬至后,储存完肥厚油脂的熊开始冬眠,一般进入洞穴或空膛树中越冬,这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黑瞎子蹲仓了。
熊罴是森林中凶猛的害兽之一。它们常下山觅食祸害庄稼,不是流传着黑瞎子掰苞米掰一穗扔一穗吗?几只黑熊下山,一宿的功夫就耙平一片地,真是这样。
      熊的经济价值很高,肉可食,胆是珍贵的名药材,熊掌是宴席上的上等美味佳肴,熬出的黑熊膏,能医腰腿疼疾病和妇女病。
      在赫哲人的传说中,有熊是由一双兄妹变成的一说。在狩猎部族中至今保留着这样的习俗,即猎获黑熊后,由狩猎头人劳德麻发动手,先割脑袋后摘胆,祷告完毕告诉众人,伤害它不是有意的,然后方可割肉分食,但骨骸要集中到一块儿,然后埋葬掉,以示对那双兄妹的纪念。因此熊在赫哲狩猎部族中,也是图腾大神之一。
关于猎熊遇险的事例,在赫哲猎人中流传很多。
那还是六、七十年以前,居住在松嘎里江边富克锦古城大屯的猎人何德成进山打围。一天,他来到完达山的支脉那丹哈达拉岭下,在一片柞树林边,遇见了一头大棕熊。相隔也就是一二百米远近,这头熊可不小,正在蹒跚地由东往西慢腾腾地走着。它厚厚的绒毛在寒风中抖动,坚硬肥厚的皮层,简直就像天然的铠甲,因为它前额长着长毛往下耷拉着,遮盖着眼睛,所以还没发现对面的猎人。
      这时,何德成端枪瞄准就搂了火,这一枪没击中要害部,只见它就地晃了两晃,甩头就一溜烟地朝他猛扑过来。那沟子里的雪积得齐腰深,好像啥事也不当似的。何德成一看不好,急忙窜进了树林子,他绕着大树空转悠着跑。这一招还真灵,它那笨重的身躯绕圈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说时迟,那时快,何德成就近拎枪攀上了一棵大柞树,气喘呼呼地坐在了离地三米多高的大树杈上往下一看,嗬!这家伙这时也到树根底下了,正扒着树干往上瞅呢!他顶上子弹把枪口对准黑熊的头就放了一枪,见它“扑通”一声往下一蹲就卧在下面不动了。何德成擦了擦额头的汗才算松了一口气儿。就这样他在树顶上歇了足有两袋烟的功夫,往下看,黑瞎子还是一动不动地在原地趴着。他怕它装死,就折了几根粗树枝子往下砸,那家伙还是没动弹。又隔了一会儿,他才放心地溜下了树,照它屁股踢了两脚,把枪支在了大树上,掏出猎刀,扯着它的一条脚,准备将它翻个个子,好割头、开膛摘胆哪!就在这功夫,这家伙突然像人那样站了起来,用长长的巨臂,紧紧将他抱住,“扑通”一声按倒在雪地上。
      他心想,这回算完了,可是过了好半天,见没啥动静,他被大黑瞎子压得实在喘不上气来,就拼命的挪动着身子,推开黑瞎爬着站了起来,原来,这一枪确实击中了要害,子弹是从上脑壳射入,从下巴颏钻出,还赶巧碰上颗炸子,连黑瞎子的下巴骨都崩碎了。这家伙是使出最后一股劲硬挺着站起来的,也把他抱住按倒了,还没来得及报复就死在了他身上,要是它还有一口气,下巴颏不炸掉的话,不把他脑袋瓜子咬两半才怪呢!
“一年四季山里转,行围打猎在三玄。”雨雪冰霜、风餐露宿的,那是把自己的脑瓜子掖在裤腰带上拼着性命干的,打围这碗饭不易吃呀!

original_RZED_0c950000aed21e84.jpg
      尤连仲索伦沟猎山猪
      一猪二熊三老虎。
      孤猪难打,千万小心别轻易惹它。
      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在索伦沟里打猎碰到的事儿。
      有一年冬天,我叔叔领我进山打围,碰巧遇上了一群野猪。这帮猪有十多头,叔叔让我端着枪跟在他后头,我们码着踪往前走。因为我是头一回跟大人进山打围,心里胆突得有点发乍。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拉下了十来步。我看前边叔叔把枪架子支上了,那时候打围使的是俄国造的“毕拉旦克”枪,我站住后,叔叔招手让我到他跟前去,这时,野猪群有点觉警,叔叔一着急枪响了,猪群惊散了,但没见有倒下的,我们赶紧跑到跟前一看,见雪地上有血溜子,知道是打伤了。我们码着血溜子往前找,走了一段路,见这家伙血淌得不少,又跟了一二里山路,见雪地上连肠子油都淌出来了。我叔说:“这猪快完了。”沿途捡了有二斤多油,接着又追了三里多地,这东西竟钻进榛柴棵子闹瞎塘里。“伤兽进林,再追伤人”哪!我们一看,天也不早了,太阳都快下山了,我们就不撵了。于是,我们按原路返回了打猎的窝棚。
      第二天刚放亮,我们爷俩返回原地,继续追踪寻找那头伤猪,我们寻觅着,又找到一个沟淌子,见前边是好大一片芦苇荡。叔叔让我在苇塘东边瞅着,说着他跟踪钻进了苇塘。不大一会功夫,听里面响了一枪,我以为这枪准打中了,抹身就要进苇塘,刚走到苇塘边儿,约摸也就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吧!我听附近冷丁又响了一枪,我急忙跑进去一看,这回可真打住了,嗬,挺大的个头,足有四五百斤重,我叔叔喘着气说:“这家伙挺厉害呀!我瞄准踪进了苇塘,看到这家伙。看见它呲着大嘹牙哼哼着瞅着我,便给了它一枪,把它撂倒了,当我走到跟前,把枪支上,坐在一边刚要抽烟的时候,它哼叽地拱了拱晃里晃当地又站了起来,我看不好,赶紧摸枪对准它脑袋又搂了火,这才算把它打死了。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直到现在还有点后怕呢!”
      打那以后我进山打猎时刻不忘伤兽进林、再追伤人的道理,打孤猪就更得格外多加小心。

original_NzPO_e37700002edb1e7f.jpg
      尤连仲完达山猎狼
      狼老奸,马老滑,山兔老,鹰难抓。
      有一次,是秋半截刚入冬的时候,将下过一场小青雪,我在完达岭上游猎。走着走着,看见雪地上有野狼刚刚走过的踪迹。于是,我瞄着踪迹,端着枪,顺着沟淌子林边儿往前寻觅着正走呢!冷不丁听背后四五步远近“呼隆”一声,我扭头一瞅,见是只狼,挺长个脸,大嘴叉,呲着牙,花狸呼哨地盯着我,好像就要扑上来的样子,我回身就是一枪,它就势卧在那一动不动了,我过去踢了一脚仔细一看,这一枪正打在胸脯上了,是只老狼,毛都擀毡了,扒皮后,用雪一抽,皮板还挺白呢!

      狼老奸哪,跟狐狸一样横草不过,一般狼踪是走直线的,可那只狼绕了一圈、趴在树棵子里等候着追踪的猎人,老一辈猎人进山打围,让山牲口祸害的血的教训,我们一时一刻也不能忘记啊!


发表于 2019-3-15 0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7-17 08:53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