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查看: 757|回复: 11

[清代] 颠覆你全部常识的清朝—从乾隆皇帝说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7 08: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标题-1.jpg
在我国的传统认识中,晚年的乾隆昏庸无比:他不但不知道英国的地理位置,贻笑百年。还选择闭关锁国,葬送了我国最后一次对世界开放的机会,并最终导致了百年屈辱。

但90年代兴起的新清史学派显然会对这样的结论保持善意又不失嘲讽的微笑。这些没有“政治包袱”的学者以反对汉族文献中心论的方法试图为我们发掘出一个完全不同于我们想像中的大清国。

欧立德教授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在其新书《乾隆帝》中不但对他大加夸赞,甚至认为他的功绩远远超越拿破仑。

欧立德是“新清史”的领军人物,他所在的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试图以“满人的眼睛看满族”完全颠覆了之前研究注重汉文史料的方法,而提出应并重于满文与蒙文档案。而他本人也因为对满文档案的研究享誉全球。

而他的论述几乎完全建立在对中国史学界传统观点的批判上,而这一切几乎都可以围绕着马尔葛尼的访华展开。
timg.jpg

一、乾隆皇帝是否真的无知无畏?

“英吉利与罗刹国可有陆路相通?“乾隆皇帝向英使马尔葛尼的“经典”提问曾经长期为史学界用来判断乾隆皇帝无知且自大的重要依据。但欧立德对此提出了尖锐的反驳:作为一个帝国的首脑,怎么可能缺乏最基本的地理政治常识?他甚至让传教士蒋友仁在圆明园的墙壁上画过一幅世界地图。

不光如此,面对求知若渴的乾隆皇帝,蒋友仁还写了一份有关地球、彗星及新发现的其他星球运行轨迹的说明,又附有一份对地图进行解释的文字说明。乾隆不仅下令复制这份世界地图,分别收藏于宫中、军机处,还让人把新发现的内容加在宫中的地球仪上。(〔法〕杜赫德编《耶稣会士中国书信简集———中国回忆录》V,大象出版社,2005,135-136页)

乾隆皇帝甚至知道法国大革命,显然大革命第二年对白莲教的大搜捕多少表现了大革命对他的影响。在他的宫廷中,来自法国的耶稣会修士一直是宠儿。在修士们的记载中,乾隆皇帝向他们询问了关于欧洲所有可以询问的问题,包括政治,军事,甚至具体的皇室制度。

这样的乾隆皇帝显然不可能不知道英国的地理位置。那么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什么呢?欧立德认为,乾隆一再提出这样幼稚的问题,很可能是“故意为之”,或者这么说,是乾隆的一种故意贬低对手的政治策略,希望给马戛尔尼留下一个“伟大的大清帝国不可能对遥远的小岛国家英国有任何兴趣”。

欧立德的这一说法在现实生活中显然是广泛存在的,一位高官或者一位巨富通常用这一策略来羞辱对手,以看似幼稚的设问来提醒双方之间存在着多大的地位差距。(张明扬:当我们谈论乾隆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说明老年的乾隆皇帝也许是一个错误的决策者,但同时也是一个老辣的政治家和保持着渊博的知识和极大的求知欲的人。
未标题-2.jpg

二、乾隆皇帝是否真的闭关锁国?

闭关锁国是乾隆皇帝身上的头号”罪证“。但是新清史的研究者们并不持有相似看法,他们指出,在乾隆时代,中国大约七分之一的茶叶都出口到了英国,每年的丝绸出口额也达到了100万两白银左右。在乾隆后期,中英贸易仅仅直接贡献给乾隆私人银库的收益“每年至少都有85万两白银”,欧立德认为,乾隆没有蠢到会采取某些行动来影响他的可观收入。

事实上,乾隆统治中期曾实行过禁止丝绸出口的禁令,但在发现禁令对蚕农和纺纱工人的生计的负面影响之后,乾隆迅速改弦易张,还给出了高度具备现代经济意识的解释,直指禁运是“双输行为”,“徒立出洋之禁……是无益于外洋,而更有损于民计。又何如照旧驰禁,以天下之物供天下之用,尤为通商便民乎”。(同上)

而事实上,即便在所谓的禁海时期,也只是开放的口岸较少。事实上,鸦片战争后英国人的要求并非是”开放口岸“,而是”开放更多的口岸“。

这种时候指责乾隆皇帝闭关锁国显然是有失偏颇的,而在欧立德的论述中,乾隆皇帝没有开放更多口岸的原因也并非来自对贸易好处的无知,而是因为当时党争严重,无暇他顾。

那么在新清史的研究中,排除了后人迷雾的乾隆皇帝和他的清帝国到底是怎样的?新清史的研究者们也有不同的看法,在这里,我可以把他们的共识做一下简单小结。

首先,大清首先是一个帝国。大清皇帝不光是中国的皇帝,尤其自十八世纪最终平定准部开始,他(乾隆)还是蒙古的大汗,也是藏传佛教的保护者。比如柯娇燕教授就认为,清朝的统治是一个帝国的政治结构。

首先,清朝有皇帝的统治,皇帝不仅仅指一个人,更是代表一种统治制度。皇帝制度的存在是帝国统治的第一个特性。其次,清朝政府结构很特别,拥有三种政府管理体系——第一种是满族自身所特有的八旗制度,这是军政合一的政治组织形式;第二种是蒙古衙门,后改称理藩院,是清朝管理蒙古和其他少数民族事务的最高行政机构;第三种是从明朝沿袭而来的管理体制。清朝将以上三种不同的政府管理体系纳入到一个帝国之内,是帝国统治的第二个特性。

最后,清朝统治的疆域非常辽阔,将许多不同的文化纳入一个帝国统治之下,这是帝国统治的第三个特性。(柯娇燕访谈,《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9月1日第641期)


柯娇燕教授,与欧立德教授相爱相杀的另一位美国清史研究泰斗,她虽然认为汉族中心观有失偏颇,但是也对欧立德教授的矫枉过正颇有微词。

其次,大清与其他鲜卑等其他少数民族政权不同的是,它一直保留了相当程度的满洲精神与满族文化。曾经的学者们(譬如何炳棣教授和费正清教授)普遍认为清朝的成功统治建立于成功的汉化之上。但是很多新清史的研究者更倾向认为正是大清保留了更多的满族成分,才成功统治了中国长达三百年。

他们的论点颇有新意:通过对未经过翻译的满文奏折的研究,乾隆皇帝虽然对外宣布自己承袭自明的法统,但仍会提醒同族的臣子,我们满人是强悍的,不像女性化的汉人。这样的内容不会出现在汉文档案里。另外如果满族真的汉化了,显而易见逻辑上的问题是:那为什么20世纪初会爆发如此强烈的排满情绪?满汉之别如果不存在,章太炎、邹容的排满口号不会如此深入人心。

最后,请容我解释在全文中通用大清而非清朝或清帝国的原因。在旧有的研究中(如金启孮老先生),普遍认为大清的国号来与明朝的竞争:“‘清’是‘明’的同义词,有与‘明’比美之意。从太宗改元‘崇德’,可为旁证;‘崇德’与‘崇祯’亦有比美之意。

但事实上,而大元(daiyuwan)与大明(daiming),二者虽有时亦连写,但依历史资料,皆为汉语合成词,为偏正词组,并不是固定的单纯词,简称为“元”、“明”以后,仍然有意义。

而“大清”则不同了,其满文为连写(daicing),而不是分开书写的,即如dai cing,也不是da cing。这表明 “大清”不是由独立的“大”字和 “清”字组成的汉语合成词,而是一个音译而来的外来词。故 “大清”源自汉语的可能性是可以排除的。(鲍明《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 2005年4月) 

而实际上,大清(daicing)的音译来自满语中的蒙古语借词:战士。大清的皇帝们对汉族朝廷讲述水德克火德的故事,而对满蒙贵族表述自己的尚武,恐怕这才是乾隆皇帝与他的帝国的真实样貌吧。

发表于 2019-1-7 0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7 10: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7 11: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国家应具备的特征看,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是从大清国开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8 15: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身1912年黄纳粹大规模屠杀迫害满洲族人就已经造成过1912-1949的历史了。然后,现在刚过了那十年没多久,又来黄纳粹。49年以后,也无非就是稍微正视了一下满洲族独特的文化历史,风俗习惯。现在也无非就是有那么几个人稍微学习了一下本民族语言。或者有那么几个汉族人与少民稍微亲近了一下。这么点小火苗就都要赶紧给扑灭了不可。我就不明白了,就算让少民能有一些发展又能怎么样?既然可以拿着外国手机,使着外国电器,开着外国车,到外国企业里上班累死吐血跳楼。那么有一天56个少民560家风格迥异的企业,5600样文化特色共同在一个中国,一片热土上绽放难道不好吗?还就认准死贴日韩了。搞得我现在每次遇到日韩穿着自己的民族服饰我还以为是遇到蝗旱了呢。明明就是清朝人的后代,还无论如何不要自己的祖宗,每天诋毁污蔑自己的祖宗,就为了能穿上邻居国家的国服。一面梳着韩式小分头,戴着韩式小眼镜,一面画着日式萝莉妆,梳着日式丸子头。然后高举着汉族这面大旗代表了14个亿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我的天哪。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8 19: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7:31:37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仰与神释才能明白清帝国哀弱与灭亡,无神无宗教是难评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3: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Jager 发表于 2019-1-8 15:13
本身1912年黄纳粹大规模屠杀迫害满洲族人就已经造成过1912-1949的历史了。然后,现在刚过了那十年没多久, ...

必须赞一个!
来自iOS客户端来自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7:57:22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里在说爱新觉罗溥仪皇帝,这帮皇汉辱骂伟大的溥仪皇帝,可恶,可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0 20:34:57 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评说是成王败寇论。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若从国家民族来说,孙文的革命派是极端民主立义,若溥仪的近卫军未泻密而无失,历史或许会改写,即便如此,那时的民还是皇的子民,京都用人之错断送了中华帝国。朝廷的维新是自残的失,不需再叙。清后的史是背弃正观的恶意,要知道中国的版图是清的功迹,皇汉的说法未必正确,却是人群愚昧和教育文化的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2: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色列复兴希伯来语的经验,希望我辈满洲可以学习。
来自Android客户端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9: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大清是汉字的一匹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客户端|Archiver|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9-3-20 01:30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