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赞助本站

满族在线

 找回密码
 马上加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2|回复: 3

【转】满语文化之旅考察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14: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满语文化之旅考察报告


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单景州






   由单景州副会长为领队,由孟先发顾问等一行7人组成的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满语考察团,结束了为期近一个月的考察。这次考察是践行促进会宗旨、贯彻落实关大伟会长力争用五年的时间给满族后人留下一笔物质和精神财富和市民委提出的满族人民要团结一心,做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的中坚力量的具体实践。单副会长考察回来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写出了这份《考察报告》,深入分析了满语传承中存在的弊端、总结了考查范围方式和意义、叙述了考察过程、论述了考察成果、提出了考察后的反思和展望。是一篇工作总结,更是一种社团标准化工作模式有益探索,其意义深远而不可估量。尤其是文章中记述了惠远城满族官兵誓死保卫国土完整而自焚殉国的壮举,感人至深;文中还叙述了新疆各民族对考察工作的支持,体现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民族的团结进步和互相帮助的时代特征。由于篇幅较长,决定分五期发布。


                                崔发明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满语文化之旅(一)
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单景州
一、连续报道中断引出的话题
     2017827日早86分,一篇短讯《伊宁、察布查尔之行第一天》出现在长春满族文化促进会微信群中,但接下来却没有了预期的后续内部纪实报道。原因很简单,考察团突然意识到此次考察因在程序上存在瑕疵,连续报道似有不妥之处,便决定将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于考察项目上,不再顾及人们的期盼。                                            
   是的,程序上的瑕疵使人内心隐隐作痛。此次考察酝酿已久,一方面为形势所迫,满语教学亟待解决的学术问题大量积堆,严重阻碍了其正常发展,形成了短板瓶颈;另一方面已水到渠成,经过多年努力,量的积累已近阈值,完成此次考察将使满语教学产生质的飞跃,迎来久违的春天。孟宪发(满洲哈拉摩勒古勒氏)老人是精通满文的满语母语者,又是讲授俄语和英语的大学退休教授,属于德高望重、学贯中西的语言学家,多年来已投入大量精力对满语教学亟待解决的学术问题进行了归纳、整理,提出了系统的解决方案,但需要亲自到察布查尔进行考察,就一些问题和当地满语文专家、学者进行沟通、交流。然而现实中却存在这样选项:孟老已经84岁高龄,老人健康最重要,伊犁路途遥远,千万不能让老人涉险;此次考察必须以孟老为中心,其位置根本不可替代;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只会越来越大,今年若因年龄不去以后就更不能去了。可见,这是一道无法破解的两难逻辑难题,必须有所超越,方可求得突破。
   孟老获悉大家对他的关心之后,对人生价值和生命理念进行了诠释,甘愿冒险也要完成此次考察,并签写《关于赴察布查尔考察身体安恙之声明》来安慰大家,这里有出现问题责任自负的肯诚之音,让大家不禁为之动容。出于对此次考察重要性的认识,其女儿当即表示愿自费一路陪伴,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学生博尔果愿自费协助老师完成考察任务;弟弟孟宪义愿自费协助哥哥达到预期目标,年轻人胡亚楠更是凡事冲在前头。原定的三人考察小组,一下变成阵容强大的七人考察团。经反复考量、论证,得出七个人是最佳人数,三个人根本完成不了此次考察任务的结论。然而三个人去考察请示尚待批准,增加至七人难度更大,而时间紧迫容不得些微的迟疑,加之领导又在外地,果断决定,尽快启程成为唯一的不选之路了。
   这,就是程序上的瑕疵,也是一道必然出现并需要担当的课题。做为促进会主管满语教学建设副会长,单景州似乎可以先斩后奏一次,但同样还主管着规章制度建设的他,又必须为该任性拿出令人信服的说法。是的,他必须来担当这一切,而唯能做到的,就是基于满族的精神和习惯,在宣布考察团由七人正式组成、大家都属因公出差之后,自己来垫付考察团的大部分费用,并甘愿承担促进会在追加四人为考察团成员问题上达不成一致的同意意见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垫付一点费用倒没什么,最大的压力也恰恰是领导所担心的孟老安康问题,以及大家最终能否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当然,他只能这样做了,因为除了有理由充分相信大家之外,真的再别无选择。至于孟老的安康,更多的是深信阿布卡恩都里的保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4: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满语文化之旅(二)


2、考察方式
  (1)田野调查。主要是以几人一组的组织方式到农村乡镇去实地调查走访,接触广大乡村民众,尤其与闲赋在家的锡伯族老人促膝交谈,了解锡伯族满语现状,及其与三家子满语的异同。
  (2)街巷调查。主要是以几人一组的组织方式,在市场、商场、车站、街巷,与随机相遇的锡伯族同胞搭话、攀谈;话题不限,根据对方年龄、职业等情况就满语
   有关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解,并留下联系方式,广交朋友,为可能出现的专门性课题座谈做好准备。
   (3)专项调查。针对满语教学中发现的重大、疑难问题,事先拟定调查提纲,制定预案,进行有计划、有准备、有预约、有影像拍,有信息收集、整理,有文字写作、编辑,实行资料保存与共享,进行主导调查与辅助措施相结合的系统性专项调查。
   (4)预约座谈。对于具有颇深学术造诣的满语专家、学者,以及在田间调查、街巷调查和专项调查中了解或发现的对满语学术问题有一定影响或见解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各界人士,通过相关渠道与其沟通,进行拜访和座谈。
   (5)后续完善。为避免遗漏问题或弥补时间短、准备仓促带来的不足,每次调查之后都与对方相约继续完善所调查、了解的事项,并在事后整理其资料时,就很多问题与对方进行电话或微信联系。
3、考察意义
   此次满语考察之酝酿已久,源于多年前已显现出的紧迫性;考察意义之重大,恐怕要远远超出尚未深入满语教学一线人们的想象,涉及到满族的未来和发展前程,能够尽最大可能挽救满语。
   一个民族之所以能够存在,其必备的条件之一就是有自己的民族语言,否则就会被周边强势民族所同化,其灭失也将转属时间范畴而成为历史之必然。满族为了大中国疆域的拓展、牢固和中华民族的形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过度耗损了自己,以至于现今连自己的民族语言也处于尴尬境地。如何使自己的民族过上正常的民族生活,成为满族几代人魂牵梦绕的向往,而实行双语制,恢复正在失去的母语,则成为每个满族人必须回答并践行的课题。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政治生活的正常化,满族人开始憧憬并着手恢复自己的民族语言。但其满语教学很快出现了短板和瓶颈。苦学多年,大家只能书面交流,即便简单的口语对话,彼此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更有甚者,就连学习了一辈子满语,吃了大半辈子满语饭的某位省级“满语传承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句满语也听不懂、一句满语也说不出,只好声明自己学的是“哑巴满语,以此来为自己的窘态解嘲和遮羞。凡此种种,究其原因,是学习者从开始便错把满文等同于满语,用学汉语文课的思维方式来对待满语学习,严重违背了语言学的基本规律。其结果,学成的“口语”只能是说不出、听不懂、由噪音堆砌的根本就不是语言的伪满语。曾几何时,为抢救满语已达到忘我状态的人们却在竭尽全力、全神贯注地“抢救着根本就勿需抢救的满文,而将严重濒危、亟须抢救的原生态满语则置于脑后,出现了伪满语严重扼杀着真满语、痛失十年抢救满语黄金期的令人扼腕叹息的可悲局面。其实早在2010年孟宪发老师就曾提出过警告,但限于当时情形,人们大都没予重视,直到后来各种弊端不断涌现,才有人开始关注满语重音,并向原生态满语回归。这种亡羊补牢的行为本来就有些太晚了,却又遭到了巨大的阻碍。原来有一种声称“字音完全相一致”的用口说的所谓“书面语”被创制出来,并冠以“标准满语”和“满语普通话”, 完全否定原生
态满语,胡诌什么三家子满语和大五家子满语是方言土语,而察县满语和伊犁满语都是锡伯语且锡伯语已经不是满语,等等。而凡是质疑他们“正宗满语”地位的人,则被说成不是潜伏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就是三股势力,或者干脆就不是满族人,并纠集一些人隐姓埋名设立网上小号在各个满语群造谣生事,对不同意见者进行围攻、谩骂。按理,他们的意图和作法荒谬至极,平常几句话便可将其完全道破,然而他们当年曾是被各地族人做为抢救满语领军人物进行抬举的人,已经职业化,且被安排在各关键位置,掌控着重要的满语教学资源和话语权,甚至还能左右一些科研院校和地方政府在满语方面的决策,戳穿他们已非易事。人们或者对他们深信不疑跟着摇旗呐喊,或者将信将疑持观望态度,或者彻底否定根本就不屑一顾,当然更多的是予以抵制。这种“学术”上的冲突,到2012年东北师大召开满语教材审定会议时已经白炽化和公开化,从此两个“阵营”开始了内耗。抢救满语,到底是抢救满文,还是抢救原生态满语这样本不该发生的无谓争论一耗就是五年,且伪满语者一直占据着上风,而风烛残年的原生态满语老人们却越来越少,不断地离我们而去。
   为结束这种可怕的梦魇,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成立伊始,便吸收原生态满语母语者孟宪发、陶春民、计福庆和吴振群加入了促进会,抢救、传承原生态满语的工作也开始有计划、按步骤地展开。但尽管如此,仍无法遏制伪满语者的肆虐,“创设新满语”的“变革运动”筹划并进行了多年,对满语的冲击巨大,危害深远,并不是少数人短时间内能够消除的。从浅层次上看,他们的主要作法是:第一,篡改国际通用的穆麟德夫满文转写,其借口是清朝时德国语言学家穆麟德夫曾帮助朝鲜“联俄抗中”,其结果造成了刚要走上正轨的国内满语学界一片混乱,大量满语教材、词典、图书和各种软件不能被新学员正常使用。第二,改变满语发音,用字母q代替满文转写字母c,导致音素c与满语元音aeouv相拼时发音出现改变,也就是说增加了五个满语原来并没有的发音,而丢掉了满语原有的五个正常发音。第三,开始大刀阔斧地阉割满语,擅自给满语增加一个元音Ü,并四处炫耀这是年轻人的科研成果,宣扬满族老祖宗几千年说着丢了一个元音的病态满语被他们发现并予纠正了。第四,否认满语存在重音和语调,反对从原生态满语中归纳、总结重音规律。第五,借满语教学宣传个人迷信,进行造神,鼓吹他们仅仅看着满文就能读出标准满语,变成口语就是满语普通话。第六,唱衰原生态满语,胡诌三家子满语和大五家子满语只是方言土语,察县满语和伊犁满语则是锡伯语,而锡伯语不是满语,他们通过研究满文已经正式恢复、创建了新满语。第七,否定满语的存在,逼迫大家接受他们冠名“标准满语”实则由噪音堆砌成的伪满语。第八,党同伐异,进行人身攻击,纠集一些人隐姓埋名设立网上小号在各个满语群造谣生事,不断刷屏,对不同意见者进行围攻、谩骂,甚至污蔑其不是潜伏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就是三股势力,或者干脆就不是满族人。第九,误导舆论,对满语学员进行洗脑。第十,对待老一辈的批评表面敷衍,暗地较劲,我行我素,刚愎自用。
   上述满语教学中的十大乱象,严重干扰并阻碍了满语传承的正常进行,而且,这还仅仅
是浅层次的外在表现,更深层次的本质性东西还是大家在现实中慢慢品味的好。假的毕竟是假的,不会因此就蒙骗了所有人。
   正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如何拨乱反正、恢复原生态满语的真实面貌和应有地位,了解各地区满语的现状及异同,找出满语书面语与原生态满语的转化、对应关系,归纳、总结出满语重音规律,打破信息封闭和话语权垄断,建立、健全真正的满语专家、学者们之间的联系和沟通机制,向全体满族人揭示满语传承现状并找出应该走的正确路线,等等,所有课题和任务的指向都对准了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在促成着此次满语的考察。是的,环视全国,目前最能胜任者唯独我们促进会。促进会虽然刚刚成立两年,但其前身已经过二十多年的砺练,如今又汇集了大量满语人才和原生态满语母语者,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考察人员的配置也十分合理,大家也为这一天的到来进行了长时间准备。此次满语考察的酝酿之久、准备之细和配合之默契,本身已从某个方面告诉人们,此次考察确实涉及到了我们民族的未来和发展前程,而其丰硕的考察成果则意味着我们正在把全面恢复满语的可能性转变为现实性。考察团全体成员可以自豪地说,是的,我们去了,见识了,工作了,成功了!毫无疑问,长春市满族文化促进会将更好地遵守国家民族政策,响应党增强民族文化自信的号召,与所有真诚挽救满语的仁人志士、社会团体和教研机构认真挽起手来,彻底救活满语,早日实行双语制。
      此外,此次满语考察的重大意义还有:可以端正人们参与抢救传承满语的正确态度,防止有人为欺世盗名,巧立名目聚敛钱财将满语教学引入泥潭;避免更多满语学员误入伪满语的歧途;树立正确的民族观,激发大家的爱国情怀,等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4:2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满语文化之旅(三)
三、考察过程
01、初到伊犁
      2017年8月26日,促进会由单景州带队,以孟老为中心,以伊里布、博尔果、孟宪义为骨干,由原生态满语学习者红红火火、胡亚楠在参与考察的同时还进行音像摄取、资料整理等基础保障,共七人组成的考察团于当晚18:30飞临本次考察的第一站——伊宁。当地族人丁伟携带两位族胞接应并安排了晚餐。三位族胞的满语非常棒,与孟老等用母语交谈非常顺畅。丁伟介绍,散落伊犁的当年西征满族的后裔,很 多人仍在以满语为母语,目前说得非常好且文化水准较高的有七、八个人。孟老介绍了本次考察的主要内容和日程安排,大家展望了满语传承工作的前景,并一起探讨了两地族人如何建立互动机制。
02、伊犁是语言天堂,满语还在满族中传承,甚至仍然是当地的通用语
      2017年8月27日,伊犁族人丁伟、赵建平、何敖平和锡伯族盛梅兰女士带三辆车分载考察团全体成员从伊宁赶往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在接下来的满语考察活动中,他们也一直在悉心关注和全程支持,极大地提高了考察工作的效率。他们身上仍旺盛地保留着内地族人或多或少有些陌生了的满族特有的精、气、神。他们满语说的都非常好,当被问及如何掌握得如此娴熟时都回答为是因为家传,从小就说。经过几天考察后发现,所谓伊犁满族不会说满语,会说的也是在说锡语的说法,纯属“bak bak gijiningge”。除了所接触的族人都在说着满语之外,其所说的也与察县满语有一定差异,尽管这种差异往往只是一些习惯说法上的不同。当然受些影响也难免,锡伯族问好时习惯说“白塔库呐?”(bait kvna没事吧),这源于过去锡伯兵巡逻相遇时的常用语,满族一般不这样问好,虽也有人开始这样说了,但并不能因此否认伊犁满族是在独立地传承着满语的事实。
伊犁地区满族人并不多,居住也不集中,但满语却流传下来。这除了各满族家庭民族意识较强之外,也与伊犁特殊地理和人文环境有关。当地很多人往往会说四种语言:自己民族的语言、普通话和另外两个兄弟民族的语言。去察县途中经过伊宁市维族大市场,丁伟建议大家下车逛一逛,赵建平用其他少数民族与商家沟通,当商贩得知我们是满族人时,立刻用满语跟他说那我们就说满语吧,他俩就用满语聊了起来。一次在察县郊外要打车,一位哈萨克妇女提醒公交车马上就来,孟宪义试探着用满语表示谢意,俩人竟然也用满语交谈起来。在考察过程中还见过一位汉族妇女和几个其他少数民族小朋友也会说满语。这种现象非常出乎我们的意外,伊犁真的可以被称之为北方少数民族语言的天堂,满语自然也占有一席之地。
03、走访新疆伊犁察布查尔县瑟公锡满文化传播中心
      2017年8月28日,考察团到新疆伊犁察布查尔县瑟公锡满文化传播中心进行走访、交流,这是考察团到新疆伊犁进行满语考察的重中之重。北京时间上午十点,因时差关系只相当于我们这里的清晨八点,中心负责人孟荣路和刘飞雄等人便早早来到中心迎候大家。瑟公锡满文化传播中心虽然是民间组织,但却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家以实用锡伯-满语为研究对象的学术机构,而国内有满语文教学研究课题的各高校和学术单位,其宗旨只是研究满文和满文档案资料,与作为语言的实用满语并不涉及。
   在瑟公锡满文化传播中心学术交流共进行了两次,开始时先是用满语交谈,查看三家子满语和现代锡伯语是否能正常交流以及沟通的准确程度,并自始至终进行了现场音像录制;
   双方还对考察团预先选出的大量满语词汇进行异同对比,这属于专项考察任务;按考察计划
还对重音、语调进行对比和探究;最后双方还就满语其它诸多学术问题及满语与现代锡伯语关系问题进行了广泛探讨和意见交流。考察团发现双方在很多方面的观点是一致的,都认为相对完整的满语文研究体系并没形成;满语文在语言学研究方面的缺憾是现今满语文教学混乱的重要原因之一;满语研究体系的发展也会影响现代锡伯语研究;满语研究在总结发音规律、造词方法、语言思维等方面应该更多地参考现代锡伯语,从中借鉴和吸收已取得的成就;现代锡伯语研究和发展无法回避对清代满文语法以及上层建筑领域的词汇、语汇等方面的考究;从对语言保护和传承的长期发展来看,满语与现代锡伯语应该建立共同的研究体系,并在此体系之上更为细致地研究现代锡伯语与满语之间的差异性,并探究二者的发展方向,逐步使之重心从语言的保护研究到语言的应用研究,等等。
04、孙扎齐牛录镇田野调查
   这是田野调查第一站。原计划兵分三路,但因孟老累病了需留两人照看,其他人则变为一队先到孙扎齐牛录镇走访。应邀受访村民本有事要外出的,开始只想草草应付一下,但很快被孟宪义浓浓的满语乡音所吸引而决定不走了。人越聚越多,话也越谈越投缘,访问结束后还执意留我们吃饭。见我们因抢时间只能谢绝,大家便纷纷留下联系方式,并跳起舞蹈让我们欣赏,表示对我们的认可和欢迎。通过这次走访,发现农村锡伯族老人认为自己说的就是满语,而且与三家子满语沟通根本就没障碍,她们并不认为是两种语言。
05、扎库齐牛录乡田野调查
   扎库齐牛录乡给人的感觉就是和东北老家几乎一样的乡镇,不同的只是涓涓流水通过村落去灌溉农田似乎述说着这里有发达的水系,以及人们操着一口有着“三家子味”的满语。有三家子味是孟宪义通过与该地村民聊天发现的,“锡伯语”在察县各牛录不一样是都知道的,但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和三家子满语“味道”一致的“锡伯语”。我们在这里还遇到会说满语的汉族妇女和哈萨克妇女,以及会说满语的其他少数民族小朋友。
06、寨牛录村田野调查
   我们去赛牛录村走访,本来是想到最基层、最偏僻、最落后的山村看看。结果不但其一点不落后不偏远,也没接触到穷困的村民,而是在当地的推荐下访问了在该村居住的乡中心校退休王西材校长。王西材老人很有文化,对锡伯族西迁史及各历史事件非常了解,正在写书。老人的观点是,锡伯族和满族有共同的祖源,说着同一种语言,所谓锡伯语的出现是1947年之后的事,当时锡伯族有人对满文进行了修改,去掉几个字母,与满文不一样了,语言名称才出现分野,有了新的叫法。老人对满语和现代锡伯语的关系有着自己的看法,非常客观、贴切,而且也与我们大家及瑟公锡满文化传播中心孟荣路等人的观点很接近。
07、村民高元明家庭走访
   高元明老人(图中后边那位,即左数第三人)是在扎库齐牛录进行田野调查时认识的,之所以去他家访问,是因为孟宪义老人在用满语与高元明老人沟通时,发现其所说的满语与黑龙江三家子满语不但没什么区别,甚至连说话的“味道”都一样。这一重大发现惊呆了大家,从而决定在访问寨牛录村后返回扎库齐牛录去其家中进一步拜访。高元明是位普通的农民,而孟宪义则是位普通市民,俩人只会满语而不会满文。他们质朴无暇,其 满语的沟通毫无障碍。后来网上出现一篇介绍此次新疆考察的《跨越百年的重逢——东北新疆满锡母语者的会话》帖子,有人认为触犯了自己利益,便心怀叵测地说,孟荣路为迎合孟老故意改了锡伯语词汇。那么请问这两个老人是谁迎合谁,对话音频就在那放着呢。在高元明家,双方的话题很广,主要是孟宪义与高元明之间的满语对话。访问结束,我们起身离开时,双方都依依不舍,当孟宪义安慰说还会来时,高元明老人哭了,大家的眼睛也湿了,不敢妄猜老人的心思和感受。
08、察县街巷调查
   街巷调查,主要是以几人一组在市场、商场、车站、街巷等,与随机相遇的伯族同胞搭话、攀谈,根据对方年龄、职业等情况就满语有关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解,并留下联系方式,广交朋友,为可能出现的专门性课题座谈做好准备。实践证明,这种可以随之随地使用的街巷调查方式非常行之有效,使我们额外了解到更多的情况,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认识关老师她们三人和认识扎女士一家的事。认识关老师等人是在去孙扎齐牛录镇那天早晨,我们经过农贸市场时孟宪义用满语打听去孙扎齐牛录镇怎么走,贺老师得知大家是从东北老家来的满族人时非常高兴,并招呼关老师等人过来一起攀谈。大家合了影并留下联系方式,关老师后来还应邀专门抽出时间参加了满语词汇朗读录音的专项调查,现在还在通过微信群主动教大家满语口语。认识扎女士则是在去赛牛录村的大客车上。笔者为大家买完票后,孟宪义就用满语说后面那有座过,扎女士很好奇,得知大家身份后说自己还没与满族人说过满语。孟宪义说那就说说吧,他俩就用满语攀谈起来,大家后来成为朋友,她也为考察尽心尽力,还曾带着老公孩子一起到宾馆看望大家。
09、到锡伯文报社伊克旦老先生家中拜访
   到锡伯文报社退休副社长伊克旦老先生家中拜访是我们在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进行满语考察的最后一站了。族人赵建平早已打听清楚老人家的地址并开车接送,使我们按计划简单快捷地见到了伊克旦老人。老人很健谈,对自己的见识和观点坦诚地平铺直叙,往往一语中的。例如,他开始不接受重音,便直言说道:“什么重音,满语没重音一说”。孟老随即用彼此都接受的单词和短语发音为例,剖析了满语重音及其规律的存在,老人便也心悦诚服地接受了。通过这次交流,可以看到伊克旦社长与以前拜访过的锡伯族老人一样,多数都没注意到满语重音的存在。究其原因就是太熟悉满语了,他们看到文字时直接反映出的是带有发音的熟悉的满语词句,而不像我们要先拼读再联想。重音问题严重困扰了我们,而对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当然就不在意了。
10、惠远古城遗址祭奠
      2017年8月31日早,考察团一行人乘坐当地族人的车离开察布查尔,经伊宁市来到惠远镇。萨克达氏李文荃老人早已在那里等候,老人是惠远古城城破时极少数有幸逃离的满族人的后裔,对城破人亡事件了解很多。大家来到惠远古城遗址之后,站在古城城墙前,聆听了老人对这段历史的介绍。选定位置,摆上祭品,上八炷香(共九炷,先给大地上一炷),由孟宪发、孟宪义和单景州祭酒,并由孟宪发用满语献祭词,大家共同烧纸祭拜。祭奠结束后,大家唱着激昂的满族歌曲离开,并在古城城墙尽头合影留念。这次惠远古城遗址祭奠,既是一次爱国主义教育,也是对近代历史的一次补课,更是一场心灵净化和认知上的超越。中国近代史,说直白点就是中国及周边各民族之间博弈和融合的历史。不要动辄什么“自古以来”,自古开篇中国人的祖先还在东非大裂谷里嬉戏呢。虽然中原政权在历史上也曾踏足过西域,但迟至明朝覆灭,新疆和青藏还都不属于中国。卫拉特蒙古在顺治三年(1646)的归顺,才得以在法理上纳入清朝版图,但更大意义只为后来真正统一拉开了冲突和战争的序幕。
   伊犁是准噶尔汗国的老巢和大本营,准噶尔汗国地处中亚,属于并后来统领着卫拉特蒙古,其疆域远远大于后来属于中国的部分。它的不幸在于它自恃强大而傲视周边,并敢于向大清挑战。战争法则是残酷的,当幸存的准噶尔人被召回,土尔扈特部东归之时,接待和安抚他们的是满洲人,伊犁也因安置了南疆无地维族贫民而多了新居民——塔兰奇人。惠远古城修建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做为统一管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天山南北军政事务的伊犁将军府驻地。惠远古城被乾隆皇帝赐名“惠远”,意为“大清皇帝恩德惠及远方”,是整个新疆军事政治中心。大清经受了两次鸦片战争之后,又遭受太平天国之乱、捻军之乱的严重冲击,国库消耗一空,内外交困、岌岌可危,而1862年发生的“同治回变”,后来又导致整个新疆沦陷,孤悬边外的惠远古城1864年成为满洲八旗退守的最后孤岛。
   根据李文荃老人的口传家史,伊犁将军带领八旗将士及家眷在惠远古城被重重包围和断粮断水的艰苦卓绝情况下,苦战坚守了18个月之久。1866年农历3月8日,在“驻军根本没法抵抗,因为士兵饿的连站都站不住”(巴里善《1864-1971年间伊犁农民起义的回忆》)的情况下,明绪将军带领八旗将士及家眷喝下大烟水集体自焚身亡。是的,八旗将士也是人啊,也有战败时候,但其精神惊天地泣鬼神!征讨失败了,因为面对的是信教群众;谈判没成功,因为国家不容分裂;没开杀戒,因为重重围城的都是被驱赶来的塔兰奇百姓,封建领主和东干人都骑马远远躲在后面。坚守18个月已是奇迹,弹尽粮绝,没有援军,除了理念别无期望。自焚义举感化着人们,塔兰奇人自发救助、收养了一些有幸逃出的满洲孩童,包括李文荃老人的曾祖父和堂祖父;苏拉宫满族人也因塔兰奇人联手保护而免于涂炭。
   有太多疑惑和不解,但历史谜团不必过细探究,四万鲜活生命勇敢地就义,已足以震撼人们的心灵。我们祭奠的,是战争中汇集到惠远古城继续守卫国家的八旗将士及其家眷;肯定的,是他们义无反顾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敬重的,是他们毅然决然地为国捐躯;钦佩的,是他们爱惜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自己生命的尊严;崇拜的,是他们把国家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的情怀。
   过去老人总说满族好男儿都死在新疆了,这句话除另有寓意之外,也确实真切,并沉甸甸承载着民族所遭受的伤痛,通过这次惠远古城遗址祭奠,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时间不可逆转,他们都为国牺牲了。我们现在唯能做的,就是把他们的精神找回来,传下去。










钗头凤·泪祭惠远
        单景州
伊犁畔,时空乱,古都残迹烟弥漫。
人憔悴,心疼碎。
满洲何在,后生长跪。
泪,泪,泪。
依稀影,情昭炳,酒随香祭催君醒。
难成寐,时如岁。
江山摹构,轶群超类。
愧,愧,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马上加入

x
[发帖际遇]: 一个钱袋子砸在了克希克头上,克希克赚了3 两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8 14:5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isurehengge ur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满族在线  |赞助本站  

GMT+8, 2017-11-21 01:13 , Processed in 0.53125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